“可是小的不过是嘴上说说,却没有做出任何一桩伤害陛下体面的事情……总比那些嘴上说得好听,背地里尽是做些见不得人勾当的小人好得多。”

  听到这里,上官王上怅然一叹,他手中的盘球又开始的缓缓运作了起来。

  其实他心知肚明覃芙蓉这话说得没错,那些他曾经一度倚重的老人,却在日后手握重权之下,变得连自己都不太认识了……

  覃阁老就是这眼的一个人,他太过聪明,那聪明劲儿堪称狐狸界的典范,曾经的上官王上也是看中覃阁老的聪明劲儿这才会选择中用了对方。

  而不曾想,这人太聪明有时候未必是好事。

  他总是先人一步的算计,这样的算计会让他得到旁人得不来的便宜,而同样就是这样的算计,让被身为主上的上官王上感受了人心的心寒。

  纵使君王看够了朝堂上那些人的算计和计较,他还是希望自己的身边人对自己是忠心且真心的,因为就是知道世态炎凉和人心冷暖,才更需要这方面的保障。

  显然,覃阁老在这方面却没有考虑的那么周全,他满脑子想的是在权利方面的进攻和收割,却不曾想过如何去维护人际关系和防卫……

  而就是因为他过早地为极乐阁做了打算,及早的参与立储之争的立场站队,让上官王上感受到了自己的权利被威胁的不爽。

  覃芙蓉看不懂此刻上官王上心在的心思,所谓伴君如伴虎的意思就是如此。

  覃芙蓉既然摸不准上官王上的心思,也就只能按照自己的心思去赌一把了!

  想到这里,覃芙蓉讪讪然地说道——

  “陛下……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芙蓉与陛下都是这权利场上的受害者……无疑例外。对于芙蓉来讲,那覃阁老是芙蓉的爷爷,而对于陛下来讲,诸侯大皇子却是陛下的亲儿子。这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被自己最亲近的人算计了去……这种感受可谓是痛彻心扉……最可笑的是,咱们都是最为信任他们的人,而他们却把咱们当了傻子戏耍……”

  听到这里,上官王上垂眸而下,心生怜惜地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身前的女子,便是说道:“哎,呵呵~你倒是活得挺通透的,都说了血缘是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最牢靠的纽带,可是在孤王看来确实不尽然的……我那么多儿子中,为了争夺孤王的继承权,各个争得头破血流……有的竟然还动了弑父的念想,不曾想孤王一手争夺来的江山,结果却在自己的儿子眼中,成了要了孤王性命的致命诱惑……呵呵~为了保命啊……孤王做了不得已的选择……而却让孤王更为心寒的是……孤王的儿子为此死了一个又一个,而这向往至高无上权利的人心却始终扑灭不了,不管是孤王的哪个儿子,但凡他们有了想要夺嫡的内心,那孤王的生命就会存在危险……你说的没错,对于王侯将相最悲凉之事不是郁郁不得志,而是被自己的最亲的人算计的他痛苦……”

  上官王上暗自心伤,一想到自己手中那几条儿子的性命,他难过至极,却更多的是冷漠和悲凉。

  不是自己想要除掉他们,而是他们有了太多的野心,已经容不下了自己的存在……

  “父王已经老了,他的江山迟早是要给我继承的!与其侍奉一个快要老死的人,不如你趁早为自己做好打算,跟着我才是你这辈子正确的选择,所想你的青春年华却要葬送在一个老人的手中,侍奉他对你来说有什么好的呢?你总是要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才是,你说是不是?”

  你是自己的嫡皇子与自己爱妾偷欢时,床底间的欢声笑语的调侃,虽说是男女之间的调侃之音,却让上官王上愤怒伤痛不已,那一日他命人将那一对狗男女从床上拽了起来,男的送进了天牢中,仍其自生自灭,女的则是直接了断了性命,将那肮脏的身体喂给狗吃……

  “跟你说了!父王的话已经不管用了!他老了耳朵不似从前的灵光,眼镜也不像从前的明亮,做什么抉择多少会犯些糊涂,我让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怎么?你还不听本皇子的话吗?这天下早晚是要传给本皇子的,你个老臣算个什么东西呢?”

  这是上官王上第二个皇子在私下里训斥自己的老臣的狂妄言谈,一副高高在上,根本不把朝中老人看在眼中的傲慢,更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一次两次的狂躁,上官王上都忍了,合着睡了自己女人的行为,自己的封立的第二个皇子的作为还不至于让自己恨之入骨。只是,因为他的一次傲慢的判断,还得自己三万大军沦陷战场,他成了这一场战场的最大罪人,却还是不改以往姿态,在朝堂之上大发厥词,故意甩锅不认罪名。

  “怎么了?不就是三万人的性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吗?我家皇族家大业大,死了几个将士又算什么呢?死了再招兵就是了,用得着给我上纲上线吗?况且,这允准此次战役的人又不是太子我?若不是父王的默许的,本太子哪里有这胆量?!说到底,这都是父王年纪大了,判断犯浑的结果,凭什么怪责本皇子呢?”

  听到这里,上官王上彻底心灰意冷,自己都养出来了什么儿子来着?怎么一个个都是这么犯浑的混账呢?

  上官王上懒得与这混账东西理论,为了平息众怒,挽回军心,他不得不选择对自己的第二个二皇子痛下狠手……

  因为他知道若是他在继续维护自己的这个逆子,那就是姑息养奸,给自己找麻烦!

  而上官王上的第三个皇子呢?竟是个不务正业的,竟是对那修仙鬼神之道十分痴迷,对于国家突如其来的疫情,他非但不管不顾,还想上官王上推荐了什么征求上天庇佑,听天由命之说,宁愿把钱财都花在了求神问佛上,也不愿派出一个医生去拯救苍天百姓……

  就是因为他的三太子错误的抉择,害得东苍三年被疫情困扰,名不聊生……

  你说说,这样的皇子蠢钝如猪,自己还敢怎么重用呢?

  若是在德不配位的情况下,给了对方更多的权利,那不是在建国,而是在误国。

  上官王上实在赔不起这样的玩法,竟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手建立的王朝全都毁在了自己的子孙的手中,这是何等痛苦的抉择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