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通天大道 第二百一十七章江湖事

小说:诸天之通天大道 作者:白白是只猫 更新时间:2022-05-29 08:30: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老夫当年说过,你们若再出来作恶,是自绝于天地之间,长剑之利必饮你等之血。”剑圣淡淡的话语,听在天池十二煞的耳中却仿佛是索命一般。

  “剑圣,你欺人太甚!”童皇怒目而视,其他天池十二煞也纷纷对剑圣怒目而视,响起了灭派之仇!

  可惜,只见剑圣练出十二剑,十二道剑气激射而出,然后就见童皇等天池十二煞的身体顿时四分五裂,爆散开来,化作漫天血雨。

  雄霸师徒四人都惊呆了,他们都没有想到,天池十二煞就这么被剑圣给宰杀了。

  雄霸心中更是猛然一揪起,这天池十二煞可是他收拢的高手,为他做了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天池十二煞的武功,那可是相当不弱的,这次要灭了三个叛徒,雄霸才带着天池十二煞出动,不想现在竟然被剑圣给一举击杀了。

  “你就是雄霸?”剑圣冷冷地看着雄霸:“这些年你可是给无双城找了不少麻烦,今日你若是能接下我一剑不死,就饶你一命!”

  “剑圣,少说大话,别说接你一剑,就是接你十剑又如何!”雄霸虽然心中极为忌惮剑圣,但是此时哪里肯服输,他充满着霸气地说道,尽显枭雄霸道。

  剑圣冷视着雄霸,他手中长剑挥动,却是使出了剑二十一,一道剑气以雷霆万钧之势索命而出。

  “三分归元气!”

  雄霸感受剑圣这一剑的可怕,不敢怠慢的雄霸连忙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招,只见一水球般的能量球体在其面前迅速凝聚而出,随即被雄霸引导向剑圣砸去。

  两者碰撞,爆发出强大的爆炸声,雄霸连连倒退三步,喷出一口血,恨恨地看着剑圣一眼,随即使出轻功逃离这里。

  剑圣略有些惊奇,不想雄霸能够挡住他这一剑,不愧是能够将天下会发展如此壮大、一统北方武林的霸主。不过因为有在先,只要雄霸能接下他一剑不死,就饶雄霸一命,所以剑圣也没有去追杀雄霸。

  秦霜、聂风、步惊云面面相觑,不想如此强大的雄霸,竟然被剑圣一招所败,不愧是剑圣!

  ......

  无双城

  此时无双城依旧繁华,独孤一方被聂风所杀,独孤一方的儿子独孤鸣在剑圣的支持下,成为无双城的城主。再加上断浪不忿天下会,嫉恨雄霸,所以就投了无双城,独孤鸣与断浪趣味相投,断浪又是‘南麟剑首’断帅的儿子,有着上乘家传武学,对断浪更是另眼相看,让断浪当了无双城的护法,地位与释武尊一般无二。

  断浪野心勃勃,展现了非同一般的才能,倒是让无双城没有因为独孤一方死而有所衰弱,反而定下不少规矩,使得无双城愈加有秩序。而且断浪有着无双城大量修炼资源,武学也进展极快,不过一年就达到半步大宗师,这让断浪想要再去找剑晨和步惊云麻烦,好好给他们看。

  此时雄霸为剑圣一剑所伤,对于剑圣忌惮万分,不敢对无双城轻易下手,却是雄霸清楚,这个天下靠的是高端战力,高端战力足够强大,才可以摧枯拉朽地横扫各方,如果自己不够强大,自己被剑圣杀死,偌大的天下会就会分崩离析。

  所以雄霸逃回天下会总坛,便在天下第一楼闭关养伤、修行,天下会没有三大堂主,雄霸又少了天池十二煞作为帮手,一时间天下会已然无力再开疆扩土,只能固守北方地盘。

  这一次亲自感受到剑圣的可怕,雄霸愈加要完善自己的三分归元气,他相信只要将三分归元气完善,自己一定可以达到剑圣的境界,到时候才是天下会一统天下的时候。

  于是,天下武林,一时之间竟然陷入了难得的安静之中,没有太大的冲突出现。

  可是雄霸想要安心修行,聂风、步惊云可是没有放下仇恨,步惊云在与天池十二煞厮杀中伤了作弊,而且见大师兄秦霜两臂尽断,心中惭愧,便向着行走江湖以寻找高人医治自己左臂,结果遇到了于岳父女,于岳便赠予步惊云麒麟臂。

  三十年前,以铸剑为乐的于岳,本生活快乐安宁,可就在某個铸剑的晚上,刮起了一场不寻常的风沙,打破了这份安宁。于岳看到在街道间逃命的人们,由于于

  岳以铸剑为生,因此对火焰的耐力较强,拿起一把剑趋近一看,原来是一头凶猛异常的火麒麟在肆虐这里。

  在火麒麟接近他的时候跳上了房顶,就在这时候,他突然看见火麒麟身上有一道疤痕想不到那处正是要害所在。凌空一跃,朝着那道疤痕刺去,火麒麟犹如千斤热油的血喷洒到他的左臂上,就像要将他的手臂炸熟一样。而此刻被刺中要害的火麒麟逃窜而去。

  他醒来以后,左臂早已灼伤不堪,心想这条左臂是废了。谁知一个月后,灼伤的硬皮全部脱落,竟然露出一条全新的手臂。因这全新的手臂,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不平凡的人,期间他发现这手臂的潜力仍未发挥,它还有更惊人的力量。

  有一天,他往外地寻找寒铁铸剑,两个月后回到了家。刚进家门,见到父母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而这是因为早已垂涎他妹妹的当地知县,趁他外出竟然强抢,他父母抵抗之下被活活打死,她妹妹也在被捉去的当天晚上,不甘受辱自尽而终。他一怒之下疯狂的走到衙门找那狗官算账,而被杀意蒙蔽的他失去了理智,以这左臂杀了进去,不断的杀。当他杀死了那狗官,也杀死了官府一百零三人后。看到那狗官年仅六岁的幼女,这时已完全疯狂的他就像一头野兽,举臂就要挥下,正当他要下手之际,他忽然看到她那绝望和哀求的眼神,顿时激起他怜悯之情。他如遭雷击,心中恍然大悟,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他根本无权扼杀他们的生命。

  对自己为一己私仇害了这一百零三人命,懊悔不已同时也放过了那狗官的幼女,可他已铸成了无可挽回的大错,后来官府迅速追缉他。

  从此,他就漂泊江湖,他很后悔因一时冲动而滥杀无辜,所以在流浪期间,隐姓埋名。并以这条左臂助人解困,盼能补偿他所犯下的杀戮之罪。为纪念这条左臂改变了他的一生,于是他在左臂上刻上一头麒麟,自此这条手臂便被冠以麒麟臂之名。

  步惊云得到了麒麟臂后,气力大增。他带着于楚楚行走江湖,虽然于楚楚爱上了步惊云,可是因为之前孔慈之死给步惊云造成了不小的打击,所以他一直不肯接受于楚楚对他的爱。

  二人行走江湖,碰到了断浪与剑晨,结果在断浪的设计下,于楚楚被剑晨......于楚楚痛苦万分,想要跳崖轻生的时候,步惊云才明白自己对于楚楚的感情。

  步惊云因为于楚楚的事,愈加痛恨断浪,发誓一定要杀了断浪,对于剑晨,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经历诸多事情,步惊云修为突破至大宗师之境。

  而聂风,也是行走江湖,他不知不觉中到了乐山大佛,响起童年时自己父亲‘北饮狂刀’聂人王与‘南麟剑首’断帅在此一战,又想到聂人王与雄霸一战占了上风,再想到被火麒麟抓走的父亲,聂风便想一探凌云窟,以探查自己父亲是生是死。

  在凌云窟中,聂风看到了聂家先祖聂英遗骸,知晓火麒麟之秘,以及绝世好剑可以杀火麒麟的秘密。同时也获得了聂家完整的家传刀法‘傲寒六诀’以及可压制自身遗传‘疯血’的圣心诀,而且在凌云窟中,聂风想到自己童年时,最后关头他父亲被火麒麟时抓走时扔出了雪饮刀,可惜坠入岷江,聂风离开凌云窟,跳入岷江之中寻找,历经一个月终于被他找到了雪饮刀这一绝世宝刀。

  聂风想到自己的大敌雄霸,当年若非雄霸带走他母亲‘颜盈’,搞得他家庭破碎,自己父亲最终也不会死,母亲也不会坠江而死,对于雄霸他也有不共戴天之仇。

  聂风便在乐山大佛这里修炼傲寒六诀,同时服用着自己从凌云窟中找到采摘的血菩提。

  聂风刀法初步有成,为了将聂家刀法修炼大成,聂风行走江湖,挑战各方隐居高手,以磨砺自己的刀法,在行走江湖的时候,他遇到了第二梦,此时第二梦一身武功,也达到了大宗师之境,修炼魏闲的屠神刀法,占据一座大城自任城主,庇护一城百姓。

  她与聂风切磋刀法,对于聂风的武功佩服不已,又想到童年之谊,竟是成了好友。

  聂风也是听了第二梦之,方才响起了当初乐山大佛时,自己与断浪测水位,那个天真可爱的女孩,然后响起了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的青年,方才知晓那个青年正是魏闲,才知道第二梦乃是魏闲的徒弟。

  二人每日切磋刀法,一来二去竟是互生好感,心中产生情愫,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一个是长得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二人可谓是郎才女貌,武功又是伯仲之间,当真是看对眼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