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第一时间跑到了餐厅的洗手间内,不出意外看到了洗手间的尸体,发现尸体的女人害怕的颤抖。

  毛利兰很快报了警,绿川光看到尸体后似是想起了什么,皱眉将清野真希护着身后。

  清野真希了然,绿川光大抵是看了尸体后想起卧底时执行任务的事,清野真希探头看到了被害者和第一发现人的名字。

  清野真希尽量回想着在之前她们所在的位置,好像是在她的座位十点钟方向,转过身,正巧撞上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望月松傅。

  “洗手间发生了什么事?”望月松傅看到这么多人围在洗手间门口问道。

  “一场杀人事件。”

  望月松傅想起这段时间内进过洗手间的好像只有他的同学,上前看到熟悉的面孔后目光看向他桌上的其他同学。

  清野真希顺着目光看过去,啊这……你们是在同学聚会吗?这么多人,要找出谁是凶手可真为难人啊!

  后面清野真希发现这起案子她根本帮不上忙,绿川光以现场太过血腥为由不同意清野真希进去调查,在绿川光身边清闲的很。

  那么案子就得交给柯南和世良真纯来解决,警察问了同学们与被害者的关系,因为其中一人突然将嫌疑往另一个人身上引,导致全员开始揭短,在一旁看着的莫名就跟着吃了瓜。

  清野真希还是很久没听到这么劲爆的故事了,谁知道一个班的同学那关系这么乱啊!

  不过就算不能进现场调查线索,仔细观察嫌疑人还是能发现哪里不对劲的。

  可观察多久,望月松傅突然走过来,停在在她身边,一个可能是斯米诺的人一直站在身边很吓人的好不好!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思去观察嫌疑人!

  绿川光在一瞬间提高了警惕,这个可能是清野真希所暗恋的人停在她身边时,绿川光能明显感受到清野真希害怕的情绪。

  早上清野真希看着望月松傅的眼神倒不如说更像是在确定着什么,而望月松傅最后还看了一眼清野真希,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吗?

  清野真希已经知道了绿川光开始警惕望月松傅了,虽然还不确定望月松傅的身份,但既然绿川光开始警惕了,那就告诉他一些情报。

  清野真希拉起绿川光的手,默默写下了「斯米诺?」,斯米诺是酒名,在组织卧底过的绿川光很快就联想到当初在组织时,似与他的好友聊过斯米诺,只是那位好友始终没办法将他现在所认识的人对上号,只记得他好像叫那位好友为zero……

  问号还代表望月松傅的身份存疑,接收到情报的绿川光将清野真希拉到自己的另一边,至少不能让她与可能是组织成员的人那么近。

  他现在是易容的,暂时不用太担心会被组织成员认出来,而清野真希不一样,望月松傅早上那一眼太可疑了,按理说他应该相信好友能够将清野真希与他们会面的痕迹抹去,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清野真希遭到组织的试探也是极有可能的。

  当线索收集全后,世良真纯的推理秀开始了,过没多久,清野真希也只感到兴致缺缺,倒不是不好,就是昨晚看了那么多起案件有点审美疲劳。

  案件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而犯人是在柯南身边的本场,总而言之,这次案件就是一场情杀,毕竟关系那么乱,不是情杀都说不过去,只是望月松傅身为团体中的一员,竟丝毫未被波及到。

  绿川光看了本场和自己的距离,果断将清野真希拉在身后,看来是想起来昨晚清野真希对他说过的话。

  只是犯人这次的目标并不是清野真希,而是离他很近,而且还明里暗里协助世良真纯的柯南。

  清野真希顿时沉默了,挟持主角你胆可真大,在剑张弩拔的氛围下,清野真希默默抄起来《新华字典》向犯人的脑部砸去。

  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将犯人砸晕后,柯南也一脸懵逼的得救了。

  清野真希捡起《新华字典》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来自知识的力量,放心,他只是晕了过去。”

  某种意义上的确是知识的力量……不过谁会随身带着这么厚的书啊?!!

  “m……慕空哥,我们回去吧!”差点就要叫出「绿川先生」的清野真希立即改做中文。

  “好。”

  已经习惯性zero在头顶上的清野真希已经没有赶它下来的意思了,在前台刷卡后就离开了。

  “啊!小姐!你的一等奖奖品还没有拿走!”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想不起来了……”

  “那就不用去想了,以后记得离那些危险的人远点。”

  不用想,危险的人指的肯定是组织的人。

  “清野?”

  “安室先生?”最近看到安室透的频率有点高,不过现在安室透的表情好像不太对?

  “安室先生?你怎么了?”

  安室透看到与他极为相似的暹罗猫陷入了沉思,这年头,怎么人和动物都能撞脸?

  只是肤色撞了而已!

  “这是你新养的宠物吗?很可爱,它叫什么?”

  “哪里可爱啦……”清野真希嘟囔了一句,继续说道:“它叫zero。”

  安室透瞳孔剧缩,不,她是真的清野真希没错,按理说清野真希并不知道他的真名,仅仅是知道他是卧底到神秘组织的警察而已。

  安室透换上了在咖啡厅招待客人时的笑容:“是吗?听起来很不错,谁取的名字?”

  “这是我的表哥取的。”清野真希抱住了绿川光的手臂,绿川光替换掉错愕的神情,扬起微笑看向安室透。

  “你好,我是慕空。”

  安室透看到慕空这个人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诸伏景光的影子。

  “你好,我是安室透。”

  正想多聊一会试探一下慕空,一封邮件传来,安室透打开一看表情凝重:“我还有急事,失陪了。”

  在安室透走后,绿川光突然说道:“我在想要不要给zero改个名字。”

  “为什么?”

  在看到安室透的一瞬间,所有的记忆拼凑起来,变得更为完整。

  “这三年,没想到他变化得这么大……”

  “你是全部想起来了吗?”

  “嗯,当然还有第一次见面你就威胁我们的记忆。”

  “……”为什么还提这件事?!

  “那时候的小希还是很可爱的。”

  “啊!不许笑!黑历史不准提!”

  「“风见,派人去调查下慕空。”

  “是!降谷先生!”」

  “果然要调查了……不过怎么样也查不出什么的。”清野真希的声音在地下室中回响着。

  看到走过来的机器人,清野真希果断离开了地下室,“又到这个时间点了。”

  七年前救下萩原研二后,他怎么也不醒,不知道对方还要昏迷多久的清野真希想来没事就去造了个专门给人洗澡的防水机器人。

  现在得亏有先见之明,人昏迷好几年了,要不造这个,地下室就是两具发着并不是尸臭的“尸体”。

  一开始来考量防水机器人有没有用的是齐木楠雄,因为怕长针眼的清野真希果断离开了地下室。

  独留在地下室中的齐木楠雄表示〔你想让我长针眼?〕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