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炮灰[快穿] 第1281章 第 1281 章

小说:我是女炮灰[快穿] 作者:二月落雪 更新时间:2022-12-04 19:14: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东北的冬天格外寒冷, 大雪封山的情况下,几乎所有人都在家猫冬。

  故萧遥也不怕遇到人,她带何晏在外头走了几圈, 便去江上凿冰捉鱼, 弄了一小桶才一起回去。

  不过,虽然没什么人外出, 萧遥外出碰到冤魂报仇的几率也不高, 但一直待在小木屋和何晏互相学习也有些无聊, 她便会找理由外出,若打算走远, 便会告诉何晏:“我可能要出去十天半个月的,你躲在木屋里小心些, 一般不会有人来的。”

  事实和萧遥预料的一样, 整个冬天她出去多次,可一共只多收了两个圆球。

  不过这样出去也不是全无收获, 她用靳海洋写的介绍信, 将一些鱼干狍子肉干邮寄回去给萧家。

  萧遥生得好, 在江边一带走动得多了, 不免引了一些人的注意,时不时便有人摸过来。

  虽然都被萧遥吓跑了,但何晏还是担心萧遥窝藏自己被发现, 因此便提出辞行。

  萧遥摇摇头道:“不必急着走, 他们不敢真进来的。”见何晏坚持, 便又道, “你若真要走,起码也要等身体好些,严冬过去, 开春了再走。”

  经过这么些时间门的相处,她把何晏当成朋友了,所以会担心他的安危。

  何晏见萧遥坚决挽留自己,沉默许久,问道:“你不怕危险吗?”他名面上是死人,又被姚春江扣上“反|动”的罪名,一旦被发现萧遥不仅救了他还窝藏他,只怕也要被送去劳改甚至吃子弹。

  他不想连累她。

  萧遥笑道:“不会有危险的。”因不能说出自己是白骨精,因此没多解释,只强调道,“你相信我就是,不会有危险的。”

  何晏没有再问,心里的暖意却堵得喉咙发酸,眼睛也有些模糊,他连忙低下头。

  将将开春时,天气仍然严寒,何晏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他再一次向萧遥提出辞行,并且态度无比坚决。

  萧遥见他始终坚持,怕自己不答应他悄悄地走,再思及他有貂皮大衣,最起码不会冻死,当下点头:“那后天出发吧,这两天我帮你准备些吃的用的。”

  何晏知道,只能这样了,便道:“不必准备什么东西,有几个饼就可以了。”

  萧遥一挥手道:“这是我的事,你不要管那么多。”出门去换了些钱,买了些棉布以及常用药,又买了几双添加了乌拉草的鞋子,又翻出鱼干以及狍子肉干,放在一起准备着。

  又将提前用棉布做好的衣服拿出来,将何晏穿的貂皮缝在里头。

  何晏看到萧遥准备的东西,马上皱起眉头:“太多了,我不能要。”这么些东西,在这个时代算十分丰盛了,他如何能要?

  萧遥摆摆手:“你带走就是,我这还有挺多的呢。”见何晏坚决不肯收,想了想便道,“你若不好意思,将来发达了,回来报答我好了。”

  何晏郑重地说道:“你救过我的命,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萧遥皱眉:“你怎么这么啰嗦啊,让你带走你就带走。我跟你说,若你不是我朋友,我还不给你呢。”她根本不缺吃喝,根本就没必要留下吃喝给不需要的她,而让何晏挨饿。

  何晏见萧遥当真不悦起来,只得收下,和萧遥一起出发。

  走在路上了,萧遥才问起:“你打算去哪里?”

  何晏是要去香江的,打算一路上遇上什么车便扒什么车,但怕萧遥担心,便道:“我打算先南下。你送我到县里就行。”

  萧遥没说话,她打算到处走走,看能不能挣些圆球,顺便送何晏一段。

  可是到了县里,她远远就看见两个道士打扮的人在吃饭。

  这么冷的天,有下着雪,怎么会有道士出现在这旮旯?

  萧遥看到的是道士,何晏看到的是和道士吃饭的两个小领导,他低声对萧遥道:“我们不用吃饭,走吧。”带萧遥走到街角无人处,低声道,“天气冷,你回去吧,我继续南下。”

  萧遥一则怕两个道士发现自己连累了何晏,二则要搞清楚那两个道士是做什么的,因此点点头:“那你小心点。”说完冲何晏挥挥手,“你走吧。”

  何晏却没动,定定地看着萧遥:“你先回去,我看着你回去。”

  此时正下着大雪,雪花纷纷扬扬往下掉,萧遥也不想多做停留,因此点点头,挥挥手转身便走。

  何晏看着萧遥走进大雪中,随后转过街角,消失在自己面前,不由得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脏,轻声说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萧遥等两个道士走远,这才进入店中要了两个豆包,坐下一边吃一边假装无意一般问道:“哎,先前那俩道士,是哪里来的啊?不是说不能搞封建迷信吗?”

  此时已经没有其他客人了,店主在萧遥身旁坐了下来,见了萧遥的脸,心中惊叹她生得好,加上原就想八卦,当下更是知无不:

  “你可得小声点,那是领导请来的。年前咱附近几个县不是有几许被厉鬼索命的案子么?那两个道人,便是特地请来的。不过那俩小年轻瞧着没什么大用,领导不是很信他们呢。两个小年轻便说,他的师长还在闭关,等出关了便会过来。”

  萧遥好奇地问:“他们的师长厉害么?”

  “肯定很厉害啊。能闭关的,能不厉害么?怕是几个朝代前的大师。”店主说到这里,双目放光,“如果是林炎和芊芊大师,那只怕用手轻轻一点,索命的厉鬼便被打个灰飞烟灭!”

  林炎和柳芊芊?

  那不是原主那个入赘又改姓的白眼狼丈夫以及他的第二任妻子么?

  要真是他们,她目前可没有任何胜算。

  店主见萧遥不说话,便低声问:“你也拜他们吧?哎,林炎大师和柳芊芊大师从古到今一直为国为民,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师啊,他们的旷世绝恋,更是感动了不知多少人。可惜啊,如今这世道,提起他们来,都得这般小心翼翼的。”

  说到这里,看向外面的风雪,目中露出充满期盼的光芒,“不过这次上面都请道长了,想必很快也会重新尊敬起林炎大师和柳芊芊大师的吧,希望那一天不要太遥远。”

  萧遥回神,问店主:“他们当真像传说中那么厉害么?”她只知道林炎修道时间门长,应该很厉害,具体多厉害,有什么事迹,却是不大清楚的,所以此时问起来,便有些含糊。

  店主点头如捣蒜:“比传说中还厉害!你可千万别不信。”随后一件一件,将林炎和柳芊芊的事迹说出来,间门或加上许多赞誉之语,将林炎和柳芊芊赞得好比天人一般。

  说得口干舌燥,店主喝了杯水,道,“他们的事迹多得说不清,我就不再说了。只说他们的几个孩子,就是道门一等一的高手。他们的儿子已经这么利害,更何况他们?”

  萧遥听了又问:“他们当真会管咱这旮旯的事儿吗?”

  “那可不?”店主道,“林炎大师和柳芊芊大师心怀天下百姓,即使偏远之地,若有冤要请他们,他们也是必到的。咱这里出了那么个厉鬼,害了那么多人,他们怎么会不来?”

  萧遥听完,有些为难起来。

  那厉鬼便是她,若林炎当真要来,她只能受死,该怎么办呢?

  换个地方生活?

  还是换一个死人附身?

  略一思忖,萧遥打消了这两个念头。

  她用现在的身体,好不容易修得一颗珠子,再换,又得花很多时间门和心机,如何能换?

  身体不换的话,自然也就不能当逃兵了,除非她要离开大陆。

  仍然留在这里生活,但是小心一些吧。

  又或者,在林炎和柳芊芊赶到之前,多修炼出一些珠子,叫他们看不出她是白骨精。

  想到这里,萧遥也不回小木屋了,干脆四处游荡。

  游荡至第一次收获鹿茸和貂皮的地方,萧遥运气不错,竟又收获了两大蛇皮袋貂皮和鹿茸,但因不确定那两个走私的手上是否有人命案,她没杀人,只是悄悄收了鹿茸和貂皮便离开。

  收了人参和貂皮,萧遥不免想起王姓夫妻的儿女,也不知他们失去父母的庇佑如今如何了,又想到自己需要去人烟多的地方收圆球,于是便决定再次去伊春。

  到了伊春,萧遥正好瞧见王家姐弟被赶出家门。

  一个妇人在屋内抹眼泪:“没爹娘教养的,日日说我欺负他们,我哪里欺负过他们了?我好心收留他们,他们不仅污蔑我,还在家里偷偷摸摸的。”

  驱赶王家几姐弟出来的男子听了,厉声呵斥王家几个孩子:“你们还不给我闭嘴?要气死你婶婶吗?滚,都给我滚远点,以后别再回来了!”

  王家姐弟大喊:“我们没有偷东西,是你拿了我们的钱!那些钱是我们爸妈托人带回来给我们的,是他们的遗产,你们用拿我家的遗产,不得好死。”

  “这是我们的家,我们也有份儿,你没资格赶我们走。”

  萧遥正要出去,便见几个领导模样的人赶过来了。

  随后,是王家姐弟和他们叔叔婶婶之间门的掰扯,关于王家姐弟道歉和他们叔婶挪用他们的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生产队长判断不出来,便不管这事,只帮忙分两家住的老屋。

  王家叔婶还想多占,可是邻居们都看不过眼了,纷纷出来说话,又有大队长主持公道,最终一间门大屋一分为二,中间门用木头和乌拉草制作的席子隔开,从此两家各不许越界。

  生产队长生怕王家叔婶欺负小孩子,便对王家叔婶道:“这次分好了,你们谁敢越界,就给我去漠河那旮旯做伐木工。别以为我是开玩笑的,你们闹出这事儿来,上头觉得影响不好,吃子弹都是有的。”

  王家叔婶心里暗恨,却也怕当真被送去劳改,因此连说不敢。

  生产队长略一想,对围观的乡亲们说道:“王家几姐弟年纪还小,要修这院墙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呢,大家都是邻里,一块儿动手,帮帮他们吧。就扎乌拉草,再搬些木头而已。”

  此时大家都在猫冬,的确也没什么事做,多数是坐一块唠嗑,帮忙扎乌拉草席,再加木头弄个简单的围墙,倒也不难,还可以一边干活一边说话,因此大家都点头同意,当即就忙起来。

  萧遥见人多,便暂时离开了。

  傍晚时分,等村子安静下去了,萧遥这才悄悄来敲王家姐弟家的窗。

  王家姐姐将窗封得密密的,好不容易扯开条缝去看,见是萧遥,先是一喜,随后又是一悲。

  等她给萧遥开门时,眼睛红红的,带着泪珠。

  萧遥将手上的馒头递给她,自己则提着几条鱼以及一些袍子肉干跟着进去。

  进了屋,王家姐姐目光泛红地看向萧遥:“姐姐,我爹娘他们——”

  萧遥叹息一声:“我后来也知道了。我没想到,他们运气会这样不好。”感慨几句,见王家最小的两个看着馒头不住地咽口水,便将鱼和狍子肉递给王家姐姐,“你先去弄些吃的。”

  王家姐弟几个饿了一天,当晚吃的是分到的一些红薯,此时仍饿着,见了这些吃食,虽然知道不能白拿,但王家姐姐也怕饿着弟妹几个,因此深深地对萧遥鞠了个躬,道:“谢谢姐姐。”

  萧遥摆摆手道:“不用客气。馒头烤热就能吃了,倒是狍子肉得重新做,你看着办吧。”

  才说完,忽然感觉到左侧传来一股灼烧感,忙看过去。

  这一看,她差点跳起来。

  原来,王家二妹,此时正在翻□□术,一边翻一边念念有词,而让她觉得难受的,正是王家二妹念念有词时产生的阵阵道韵。

  萧遥借故去炉子前烤火,起身坐了过去,问王二妹:“你在看些什么啊?”

  王二妹性子羞涩,心里感激萧遥,却又不敢跟萧遥说话,此时听到萧遥主动问,便小声道:“是道术的书,我想变成厉害的大师,赚很多很多的钱保护我家里人。”

  萧遥竖起大拇指赞她:“真棒。”想到那道韵,忍不住又问,“你是看着书自己学的?有没有人教你?”

  王二妹摇摇头:“没有人教我。如今不许封建迷信,没有人敢说这个了。”

  无人教,竟自学学出道韵?

  萧遥心中诧异,于是运转圆球,起身去看那本道术相关的书籍。

  只略翻了翻,萧遥便放下这本书了,因为这本书太浅显,甚至算不上能修炼的道家典籍,只是记载了一些道家相关,她方才翻阅时,脑海里闪过的道术,可比这些深奥多了。

  只可惜,那些道术只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她便难受得不行。

  若非有圆球和珠子护体,她怕是已经显出原形了。

  王二妹见萧遥放下书,不由得问道:“姐姐,这书好不好?”

  萧遥重新坐在火炉旁,笑道:“比较普通。”

  王二妹听了,有些失望:“普通啊,我还以为很厉害呢。我学到了一个降妖术和一个护身法术。”一边说一边比划出来。

  萧遥见她竟然能学到两个道术,诧异得瞪大双眼:“书虽然普通,可是你不普通啊。”

  王二妹顿时兴奋起来:“真的吗?”

  萧遥含笑点头:“是真的,你的天赋很好。如果有好的师父教导,你一定会如愿成为一代大师的。”

  王二妹目光亮晶晶地看向萧遥:“姐姐,你懂这么多,一定是个大师吧?你能教教我吗?”

  萧遥摆摆手:“我不懂——”说了三个字便停顿了下来。

  或许,她可以教?

  她脑海里有许多厉害的道术,若能教出王二妹,将来能让她制作些符箓为她掩护身份,甚至对抗林炎和柳芊芊。

  可是这个念头刚起来,萧遥便打消了。

  她收王二妹为徒,便等于将她拉到道家对面,未免自私了些。

  王二妹见萧遥说了几个字便不说,以为她是不愿意,便走到萧遥身边:“姐姐,你教教我好不好?”

  萧遥回神,摇摇头,道:“我不是学道术的,不懂道术。”

  王二妹有些失望,便坐在一旁,用大眼睛使劲瞅萧遥。

  萧遥被她看得心软,但想到她父母已经不在了,命运如此坎坷,正该过安稳的日子,她不能将她拉进自己的事情之中,因此硬着心肠没理会。

  王二妹见萧遥不理会自己,便坐回去,低头摆弄那本书。

  过没多久,狍子肉干和鱼干开始出味道了,萧遥不欲惹麻烦,便用了点手段,不让肉香泄露出去。

  王二妹看得双目亮晶晶的,对她道:“姐姐,你明明就会道术。”

  萧遥摆摆手:“我这是旁门左道,不是什么道术。”

  须臾,大家一起吃饭。

  王家几姐弟接连饿了几日,如今有肉有馒头,吃得十分满足,只是吃着吃着,想起他们父母在世时的景象,又都忍不住垂泪。

  萧遥等他们悲伤劲儿过了之后,翻了翻背包,又拿出几个馒头和一些鱼干狍子肉干给王家姐姐,接着又翻出一些票和钱递给她:“我与你们父母也算相识一场,这些你拿着吧。不过,财不可露白。”

  她细细地教王家姐弟怎么藏钱,怎么每次拿一点儿出来买吃的,用什么借口换到吃的,细细的都说了,末了道,“记住,千万不要把你们家里有什么说出去,也不要对外提起我。”

  王家姐姐欲不要这些财物,但又怕弟妹饿着,因此抹着眼泪给萧遥道谢:“姐姐,谢谢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想记着,将来有出息了报答你。”

  萧遥摆了摆手:“不用报答。我惹了麻烦,你们不知道我的名字比较好。”又说了许多,见天色晚了,便起身告辞。

  王家姐姐见挽留不住,只得送萧遥出门去。

  此时雪停了,但是积雪足有膝盖深,萧遥踩在雪地里,一步一步走得相当艰难。

  她不耐烦这样慢走,打算走到无人处便飘走。

  然而她刚走到村口,便见雪地里,一个瘦瘦的小姑娘正俏生生地看着自己。

  萧遥吃了一惊:“王二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二妹上前,对着萧遥跪下:“师父,你就收下我吧。”

  萧遥摇了摇头:“我真的不懂道术。”

  “我不信。”王二妹昂着头看向萧遥,“你如果不懂道术,怎么能看懂我那本书呢?你如果不懂道术,怎么能让肉香味不蔓延出去呢?师父,你收下我吧。”

  萧遥还是摇头:“之前我跟你姐姐说过的话是真的,我惹了不少麻烦,你跟着我,会有麻烦的。”

  王二妹握住萧遥的手,看着萧遥:“我不怕!师父,我以后一定会变得厉害一些,帮你解决你的麻烦。”

  萧遥心中一暖,摇了摇头:“那些麻烦不好解决。走,我送你回去。”

  王二妹也摇了摇头:“我不走。”她跪在雪地上,挪向萧遥,抬头看着萧遥道,

  “师父,在你今晚来之前,我和姐姐已经在想我们几姐弟会饿死的事了。叔叔不肯给我们分粮食,分的一点碎米还夹着沙子石子,是喂鸡用的。就是这个,我们也没多少,肚子饿得咕咕叫,我和姐姐准备啃些乌拉草。结果你来了,你不知道,我那时有多感激你。所以,师父,我不怕麻烦,你收下我吧!”

  萧遥仍然在犹豫,因为如果林炎和柳芊芊在王二妹强大之前找到她,王二妹便要受她的牵连了。

  王二妹看出萧遥的迟疑,便道:“师父,我是不会回去的。你若不肯收我,我便一直跟着你。若跟不上,我便四处流浪去找你。师父,我是说真的。”

  萧遥听出她语气里的坚决,低头看她的目光,见也是满眼坚定,只得叹息一声:“你起来吧,我们今晚要找地方投宿。”

  王二妹大喜,忙磕了几个头才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地跟上萧遥。

  因为带了王二妹,萧遥回去的速度很慢。

  她想着,将时间门浪费在漫漫雪天中太可惜了,因此一边走,一边教王二妹道术。

  只是因为她是白骨精,每次回忆道术时都浑身疼痛,苦不堪,必须得动用圆球里的力量,而且使用得还不少,这才堪堪扛住痛楚。

  感受着体内圆球逐渐变稀薄以及身体到灵魂的痛楚,萧遥觉得王二妹将来帮她对付林炎也算吃亏。

  王二妹在学道术方面,完全是天才人物。

  萧遥教给她多少,她便学会多少,还能举一反三。

  面对学习如此神速的徒弟,萧遥痛并快乐着——教聪明的徒弟太有成就感了,可是,教了这么一段时间门,她体内的圆球便消失了两个!

  她体内的圆球本来就不多,这样一下子少了两个,可以算是损失惨重了。

  但是,萧遥既然收王二妹为徒弟,自然就会尽心尽力倾囊相授。

  路过一个学堂,听着里头书声阵阵,王二妹摇了摇萧遥的手:“师父,你给我起个名字好不好?二妹是小名,不像大名。”

  萧遥听了,认真琢磨片刻,道:“我也不甚会起名字,不如单名一个‘初’字吧?王初,不过听着像王储,唔……中间门加个‘予’字吧,王予初,你看怎么样?”

  王二妹高兴地点点头:“好,我就叫王予初。”

  因为圆球消耗量十分大,因此萧遥一路上都在留意有无冤魂伸冤,可惜回到漠河县了,也只发现一个冤鬼,只得了一个圆球。

  回到漠河县,萧遥进入县中找吃的,仍旧选了当日跟她谈道士和林炎的那家店。

  哪知才坐下,就听到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喘着粗气道:“老人家,我、我的行李落下了,我这就带走啊……”

  店主忙过来认人,见人是先前的客人,便点头:“是你的行李没错,你检查一下,没问题就带走吧。”

  萧遥想着这声音熟悉,便扭头去看,这一看,正好和那客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迟香君又惊又喜:“萧遥,是你!”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s..book175383100271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