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序之鳞 第1598章 战争试炼(求推荐票!求月票!)

小说:永序之鳞 作者:一般冶行 更新时间:2022-12-04 08:5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奎斯率先攻入铸造区的城区。

  他脚下,本来非常干燥的土地,由于从昨夜就开始蔓延的瘟疫浓雾以及刚刚落下的咸雨而变得泥泞不堪。恶魔猎手型动力甲胄每走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脚印。

  之前为了对抗拉弥忒斯的亡灵,万事皆三以铁匠行会的名义命人在瓮城周围修建了许多街垒。这些用混凝土和钢板临时搭建起来的建筑,可以构成交叉火力,有效地清理任何敢于在其面前经过的敌人。而在通往街垒的街道上,几乎所有建筑物都被推平,为的就是不给敌人留下任何掩体。

  只是,于昨夜凌晨时分,因为荒原联军对亡灵大军完成了一次“背刺”,所以后者全员转战至地下隧道,放弃了对铸造区城市的围攻。

  铸造区的守军满心欢喜地认为他们有了喘息之机。按常理而,荒原联军在对亡灵大军进攻之后,至少要休息半天左右的时间才能继续攻城。而且,那些不死怪物其实只是被打跑,而不是被完全消灭。所以更合理的情况,应该是荒原联军派出使节与铁匠行会进行谈判,向铸造区索取一笔“劳务费”,然后拿着这些钱迅速撤回荒原。

  因此,铸造区的守军,此时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种名为“懈怠”的情绪。

  一个守军队长的脑袋从街垒建筑的门里伸了出来。“发生什么了?”他用带着一种奇怪口音的坎比翁通用语喊道。这个家伙来到无底深渊的时间可能并不长,还没有学会字正腔圆的深渊语。

  他的脸庞苍白病态,身体像个久经病痛的人一样佝偻着,眼中闪着名为警惕的光芒。

  很明显,他没有认出奎斯是什么。身穿动力甲胄的奎斯明显不是亡灵军队,同时也不像他之前与之战斗过的荒原部落民,反而更像是刚刚从铸造区某个工厂里生产出来的钢铁傀儡。

  然而,奎斯并没有给他更新自我认知的机会,他挥舞链锯剑用一记横劈砍下他的头。

  血液喷出,把街垒的墙壁染成红色。奎斯在尸体倒进房间时听见了尖叫。他敏捷地把哀嚎者放进枪套,点了一下腰带上的炼金爆炸物分配器。一颗碟型的破片手雷掉进他的手里。他把爆炸设定在两秒之后,然后把它扔进街垒的房间里。他觉得这些惊恐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短短的两三个心跳后便被爆炸撕碎。

  奎斯把头从门边探出去,迅速观察了一下那些已经被爆炸扭曲的尸体。在其中还有一个敌人在动弹,疯狂地想要手里的武器丢向他,那人破碎的胸口冒着泡。可就在其完成投掷动作之前,奎斯就把哀嚎者抽了出来,用精准的一枪解决了这个敌人——连让他发出谩骂的机会都没给。

  连续清理了几个街垒,奎斯停下脚步仔细聆听了一会儿。周围建筑中充斥着战斗和死亡,声音如巨石投入池塘溅起的涟漪一般散开。他知道自己的冠军卫士们正如同一股野火扫过,清理着沿途一切敌人,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住那帮长子勇士的凶猛攻势。

  透过空气格栅,他的鼻子“闻”(作为神锤化身,他可以用法术模拟超凡的感官)到了烧焦皮肉和绽开伤口的气味,“闻”到了血液和火药的气味,“闻”到了骨髓和脑浆的气味。

  气流又带来了更多的气味:马匹的燥热体味、微弱的恐惧,以及想要冒险的焦躁气息。

  “哈斯木家的小子们来了。”奎斯心想。

  很快,他就听到了马蹄踩踏在地面的声响。这种荒原战马和物质位面的战马不同,它们是杂食性的生物,既可以靠吃植物存活同时也可以吃肉。而且,这种战马的蹄子的角质相当富有弹性,在地面奔跑时声音会被压到很低——这也是为什么奎斯先是闻到气味,然后才听到蹄声。

  奎斯听到熟悉的声音快速地从后方跟了上来,那是加什纳格的发出声音。这个小子是优素福·哈斯木最年轻也最不稳定的儿子。在哈斯木部族成员成长的过程中,必须经过血与火的考验,这几乎使得每一个哈斯木都能够成为一名狂热的战士。奎斯知道,只要给他点时间,这个小子就会和自己心中的野兽达成和解,就像他的父亲与祖父一样——如果他能在这场战争试炼中存活下来的话。

  “优素福还请求让他加入阿尔卡扎亲卫队,”奎斯想到不久前收到的那封信件,在头盔包裹下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笑容:“以幼子的身份参加由贵族长子组成的战团,看起来,优素福对于他的这个小儿子还是偏爱得紧。”

  他回头看了一下,心中的野兽几乎已经完全控制了年轻的加什纳格,让他策马直冲了过来。即便隔着呼吸面具,奎斯也能看到他那两颗大张着的、由于过于激动而瞳孔有些涣散的眼睛。呼吸面具旁边的髭须根根直立着,他脖子上的肌肉就如同粗壮的缆绳一样绷着,挑衅似地吼叫着来宣泄自己的愤怒和嗜血情绪。现在,这个小子一定失去控制了,是野兽的灵魂在控制他。

  奎斯侧身让开,让加深纳格策马从其身边冲过,跑向了被一波被战斗声响所吸引而来的敌军。奎斯紧跟在后,决定先观察,只有在年轻人陷入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时才出手相助。

  不过,看起来也没这个可能了。

  虽然加什纳格变得非常暴躁,但是他的战斗技艺其实还是不错的,优素福平常一定没少给自己这个小儿子开小灶。骑在马上,他的连发杠杆步枪一直没有停歇,朝着从街道各处跑出来的恶魔、半恶魔以及其它种族的敌人喷出宣判着死亡的子弹。片刻之后,他就策马跳过了尸体,用一把附魔弯刀在幸存者之中大杀四方。永不停歇的劈砍,让敌人不由自主地躲避着他的行进路线。

  只是,就在他经过一扇开着街垒门扉时,一个令其意想不到的陷阱起效了。

  一条巨大的手臂出现,一颗盾牌大小的拳头抓住了加什纳格的肩膀,即便后者还骑在马背上、肩膀高度离地面足足接近两米多高。那是一个废陋巨人,因为他们的主神就生活在无底深渊,所以在这种被称为巨人之耻的巨人在很多深渊层面都有出现。又因为这种怪物有着巨人所特有的坚韧体魄,所以很多在深渊中跑商的商会都会选择雇佣他们作为保镖。当然,前提是那个商队得有能够压制住这种怪物的手段。因为废陋巨人不仅愚蠢,而且还比其它巨人更加习惯背叛。

  “啊!!!”被一个废陋巨人抓住肩膀,加什纳格立刻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挤压着他的肩胛骨,他盔甲上的精铁护肩都被那个怪物捏得发生了形变。

  看样子,这个怪物是想要直接捏死加什纳格这个冒失地从其面前经过的小子。当然,奎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冲了上去,一记沉重的劈砍把这只巨手从手腕处砍断。它掉到地上,手指反射性地抽动了一会儿,让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蜘蛛。一声愤怒痛苦的吼声从门后传出。奎斯上前一步看了进去。一张大脸向下盯着他,嘴巴因惊讶和愤怒张开。

  这个废陋巨人似乎也受到了瘟疫的影响——万事皆三无差别的投放瘟疫,自然不会避开这种从商队临时征招的士兵——他那原本就很丑陋的脸庞上长出巨大的脓包,他的脸颊和脖子上长出一片片红色的皮疹。他的的声音非常不健康,空气呼呼地抽过有水肿的肺。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显示出任何虚弱的迹象,这足以证明了作为这个种族作为“真巨人种”的种族优势。

  奎斯掏出了哀嚎者,朝这个废陋巨人的一只眼睛里打出一枪。他还是没有倒下,反而用还完好的一只手抓了过来。奎斯怀疑要么是这个生物已经愚蠢到无法死去,要么就是有某种法术作祟。

  但这也没有关系。他已经把加什纳格从废陋巨人的攻击下推开,那个小子自己跃下战马,往旁边躲开。废陋巨人好像是在打苍蝇一样把那匹战马砸趴了下来。不过,在这个丑陋怪物准备作出更多反抗动作之前,奎斯还是及时挥出了自己的链锯剑。它砍断了废陋巨人厚厚的颅骨,把他不多的脑子洒在房间的墙壁上。巨大的尸体像棵橡树般倒下。奎斯在地上站稳,看到加什纳格已经继续跑向下一个街垒,留下一路的死亡和毁灭。

  “这小子居然还不好意思了。”从空气中留下的气味,奎斯判断出了加什纳格的心态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奎斯决定跟上去。

  加什纳格跑到了一座宽阔的兵站里。天花板被轰开了一半,破损墙壁碎块洒在地上。暴露在外的管子从地上伸出,像蛇一样蜿蜒的钢筋从剩下的墙壁里出现。

  这里的守军迷惑地四处张望,不知道应该前进还是逃跑。然而,犹豫却要了他们的命。加什纳格冲了进去,左右挥舞着附魔弯刀,每一击都取走了生命。他嚎叫的战吼回荡到了大厅里最遥远的角落,如同复仇之神的召唤。

  奎斯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甚至比他还要致命。他轻松精准地战斗着,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没有一次偏差的攻击,如同一位古老传说中的战神一样战斗着。在他们能反应过来以前,超过一半的守军都已经死了。其他人开始回头逃跑,但奎斯在他们能跑到出口前朝每个人的后背射出了一发子弹,不愿让这些懦夫的血污染自己的链锯剑。

  加什纳格环顾四周,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在寻找新的猎物。虽然现在他看不见敌人,但这并不重要。他抬起头,好像发现了什么,因为他把头扭到一边听了一会儿。然后急切地朝着房间尽头的一道金属门走去。

  s..book909173099845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