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芍慕容烨 第1359章睿儿病倒

小说:梅开芍慕容烨 作者:梅开芍 更新时间:2021-09-25 14:3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然而痛感迟迟未到,反而是耳边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啊……”

  这是怪物的声音!

  慕容寒冰睁开了眼眸,落入眼帘的是即将要倒下的怪物,以及怪物身后的梅开芍!

  女人漂亮的脸庞已然被鲜血覆盖,略有狰狞的美感。

  梅开芍紧紧攥着浮梦剑,剑身上的血不停的滴落在地,就听见‘噗通’一声,怪物的身子彻底倒在了地上。

  怪物奄奄一息,一脸惶恐的瞧着身上的伤口,拥有两个人的身子对他来说是一大特色,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这样的身子才使他拥有两个人的武气,这才位居灵兽之首。没想到的是成在于两具身子,败也在于这两具身子,若不是慕容寒冰跟梅开芍知晓他的弱点,他现在也不会这么惨。

  在懊恼与悔恨之中,怪物终究是闭上了眼眸,他就这么抱怨离开了人世……

  “慕容寒冰,我们成了。”

  梅开芍脸上扯出了一抹笑容,然声音里却带着十足的倦意。

  “是你救了我,多谢。”慕容寒冰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小女人的功劳,这会儿忍不住说了起来。

  梅开芍摇了摇头,说道:“夫妻之间怎么能这么客气,如此客气只会伤了相互之间的情谊。”

  就在这时,梅开芍只觉得头晕目眩的,她整个人疲惫至极,上下眼皮不停打架,终于承受不住了,最后缓慢闭上了眼睛……

  昏昏沉沉的感觉并不好受,梅开芍慢慢睁开了眼眸,头真的好痛,她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头,整个人很是难受。

  “我,我这是死了没?”

  梅开芍下意识开口,一张嘴便是嘶哑的声音,喉间很是干涩。

  “天后,天后醒了!”

  就在这时,待在一旁伺候的小宫娥开了口。

  梅开芍见小宫娥来到了身旁,她这才缓过了神,小宫娥身上的衣裳是天族的,环顾四周,屋里很是清雅,唯有不远处的芙蓉花添彩夺目的,芙蓉花立于白瓷花瓶之中,倒也素雅。

  没错,这里是天族宸宫,原来自己没有死。慕容寒冰一向不喜奢靡,偏偏她喜欢那些漂亮的事物,每每都会采撷一些花朵点缀,后来这也成了宸宫的习惯,不管是什么时节,屋里必不可少的就是鲜花点缀。

  宫娥伺候梅开芍喝了一些水,她这才觉得喉间滋润了许多:“天君呢,天君在何处,他是否康健?另外我回来多久了?”

  梅开芍实在是着急,迫切的想弄清楚所有的事情。

  记忆中她刺杀了那怪物,怪物临死后她就体力不支倒下了,再后面的事情就不记得了,对于是如何回到天族的,她现下一概不知。

  “瞧把你急的,远远的就听见了你发问的声音。”

  就在这时一道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问这些宫娥,她们又能知晓多少?不如直接问我,我知道来龙去脉。”

  男人着一身锦衣出现在梅开芍面前,仍旧意气风发,只是他好像瘦了一些。

  慕容寒冰摆了摆手,宫娥顿时离开了屋子,诺大的屋子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男人坐在了床榻边,他开口说道:“你已经睡了数月了,我忧心忡忡,就想让你赶紧醒来,许老伯帮你把脉,每次都说恢复的不错,可是你一直不清醒,我实在心急,就是没想到你今日竟忽然醒了,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惊喜。”

  “我睡了数月?”梅开芍吃惊的说道。

  “不错。”慕容寒冰惊喜的说道。

  “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梅开芍开口说道:“你把经过细细告诉我,我现在想弄清楚。”

  慕容寒冰点了点头,整个人的思绪回到了事发的场景:“你舍命救下我,后来便彻底昏迷了……”

  随着男人声音响起,梅开芍也知晓的当时的情况。

  见小女人倒在了地上,慕容寒冰特别着急,急切的来到了小女人身旁,他一遍遍喊了起来:“梅开芍,梅开芍,你快醒醒……”

  然而慕容寒冰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就在男人不知所措时,眼见出现的场景让他欣喜。

  面前出现了一个类似银色漩涡的门,慕容寒冰扯了扯唇,立马对着昏迷的小女人说了起来:“梅开芍,这就是我们辛辛苦苦所换来的结果,只要通过这个门,我们很快就能摆脱束缚,我们再也不用被巨人国给捆绑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只要回去就可以帮你疗伤了!”

  说罢,慕容寒冰立马抱着小女人走进这门里。

  紧接着慕容寒冰也眼前一黑,彻底昏迷了,再次醒来发现他跟梅开芍躺在了花园之中,这次是机缘天人发现了他们,两人受伤特别重,慕容寒冰也是调理了数日这才堪堪恢复。

  这样所谓伤筋动骨数百日,更不要说慕容寒冰受了这么重的伤了,真的是调理了数日才恢复成了这个模样,而梅开芍却一直陷入了昏迷,真是让人束手无策。

  知晓所有事情后,梅开芍这才开了口:“原来如此,真没想到我竟然睡了几个月,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疲倦了,所以才睡了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幸好最后咱们都能安然无恙。”

  这时梅开芍又想到了慕容睿:“对了,睿儿呢,这几个月睿儿还好吗?我打心底里思念这孩子,我想去见见他。”

  “你才刚醒过来,怎么能随意主动,还是乖乖的躺在这里,你切莫惊慌,我让人把他召来就好。”

  “好。”梅开芍点了点头。

  也不知等了多久,梅开芍只觉得自己特别疲倦了,她打了个哈欠,这会儿有些急了,怎么睿儿迟迟未到?

  慕容寒冰也是一脸凝重,这孩子为何到的这么慢,母后醒来自然要来问安,如此敷衍真是有失体统。

  实际上慕容寒冰早就急了,他已经有好多次想派人过去催促了,但是每每都是梅开芍劝说他,梅开芍总是给睿儿找借口,说睿儿肯定忙着正事,慕容寒冰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只得按耐住心思。

  “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长辈召见,更何况还是抱恙的长辈,怎么能如此过分!”

  慕容寒冰气极:“来人,给我去催催你们的太子,我倒要看看他在做什么,如此胡来,成何体统,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父皇!”

  侍者忙不迭的出去,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太子到!”

  慕容睿终于来了,这下侍者不用去传音了,只是慕容寒冰的脸色仍旧铁青不已。

  “儿子拜见父皇,拜见母后。”

  慕容睿低头行礼,他把头压的低低的,似乎是不敢见人。

  “你还知道过来?”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明显不悦。

  梅开芍立马开了口:“干嘛说这些扫兴的话,既然孩子已经来了,就没必要扫大家的兴了,睿儿,母亲醒了,我想赶紧瞧瞧你,所以就派人过去传唤你,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母后此言差矣,儿子本来就要过来请安,何谈打扰一说?按理说儿子是要守在母后身边侍疾的,如今数月不曾守在床榻边,还望母后见谅。”

  慕容睿仍旧低着头,声音中没有任何起伏。

  他说的这番话里带着十足的客气,梅开芍听着只觉得特别隔应,睿儿年纪小,虽少年老成,可在自己面前睿儿往往不是这样的,这孩子多半会撒娇,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难道他们之间真的生出了间隙?

  梅开芍这会儿真是愈发想不明白了,她开口说道:“从一进门你就低着头,抬起头来,让我瞧瞧你。”

  “母后,而且忽然想起有要事在身,今日还是不叨扰了。”

  慕容睿极其冷淡的开了口,他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生疏。

  这下梅开芍也火了,睿儿一想乖巧,怎么现在变成了这副样子,或许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梅开芍厉声道:“睿儿,你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母后心心念念想着的全部都是你,母后也不知做错了什么,让你对我如此生疏,母后是想瞧瞧你的脸,怎么现在也成了奢望?若你还挂念着你我之间的母子之情,现在就抬起头让我瞧瞧。”

  “睿儿,不要再伤你母后的心了,你以前不会这样的,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慕容寒冰也开了口。

  慕容睿暗暗攥起了拳头,见实在是躲不过,终于抬起了头。

  青涩的脸庞几乎没有一丝血色,脸上布满了厚厚的脂粉,脂粉都遮不住他的黑眼圈,待歇下脂粉后,还不知道这张脸有多么难看。

  梅开芍瞪大了眼眸,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睿儿,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你的脸变成了这样,你姗姗来迟,难道就是为了敷粉?”

  “睿儿,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还不赶紧说实话?”

  慕容寒冰也惊讶于睿儿的这副样子,说不心疼也是假的。

  睿儿很快道:“没什么事,我只是近来休息不好,这才略显疲惫,好好休息就会没事的,我来的这么晚确实是为了装扮自己,就是没想到效果甚微,最后还是让你们瞧见了我如此不堪的一幕。”

  “你这孩子,在胡说什么?”

  梅开芍整个人很是无奈,孩子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人心疼。

  然而慕容寒冰却越发觉得这件事不对劲,好端端的睿儿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可不是休息不好所造成的。

  这时慕容寒冰忽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自己刚回天族时睿儿确实来看过自己,可是自从那以后,睿儿就鲜少出现在自己面前,如今这是第二次见到他,一直偷偷藏起来本就不对劲。

  慕容寒冰看向了睿儿身旁的侍者:“这么多年来都是你照顾自己的主子,如今主子变成了这样,你难辞其咎。”

  侍者连忙跪了下来:“天君饶命,天君饶命……”

  “这件事不关他的错,是我没有休息好,反而是他一直在劝说我不要如此劳累,还望父皇明鉴。”

  慕容睿连忙替手下人辩解。

  慕容寒冰直接忽略了这些言语,他自顾的说着:“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如实的将这一切说出来,我绝对不会惩罚于你,你觉得如何?我知道睿儿绝对不是因为疲倦才变成了这副模样,如果你不赶紧说出来,我会直接杀了你。”

  “回禀天君,这件事确实有隐情。”侍者开口说道。

  慕容睿急了:“休要胡言乱语!”

  “太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情我们瞒不了多久了,而且再这样耗下去,对你的病情也不利,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将这件事情告诉天君跟天后,他们定然有好办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