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芍慕容烨 第1360章隐瞒睿儿的情况

小说:梅开芍慕容烨 作者:梅开芍 更新时间:2021-09-26 06:13: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睿儿,你到底怎么了?”

  梅开芍一脸急迫。

  这时侍者开了口:“回禀天君,回禀天后,其实太子的病已经有数月了,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本以为稍微调养一下就会没事,可是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

  慕容寒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仔细说来听听。”

  “太子是为了救天君跟天后这才变成了这样,太子通过铜镜清楚的知晓了你们的具体情况,太子很是着急,整日里可谓是忧心忡忡,为此还特意翻看起了古籍。”

  侍者如数说了起来。

  慕容睿见事情被侍者说了出来,他连连叹息,这会儿不停的摇头,本想好好隐瞒这件事的,没想到被抖落了出来,真是不妙,偏偏他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任由侍者讲出实情。

  侍者继续说道:“后来太子知晓了一种禁术,这禁术可以将自己的武气传递给骨血亲人,而且不管亲人身在何处都可以奏效,这禁术未免太邪乎,可偏偏太子一意孤行,我们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这样,太子的武气到了天君身上,最后天君回来了,可是太子却变成了这样……”

  “我竟从来不知这样的事情,我这个父皇做的未免太失职了。”

  慕容寒冰脸色很是难看,现下终于知道了事情,真是有些无法接受。

  回想起往事,那时候在武气衰竭的时候确实增进了不少武气,只是情急之下没有太过于在意,还以为是自己激发了潜能,现在才明白很多力量都不是白来的,原来一切都是睿儿在帮忙。

  “真是个傻孩子,为何不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我那时候武气忽然突飞猛进,原来一切都是你的功劳,辛苦你了,偏偏我一点不知情。”

  慕容寒冰很是心痛,禁术并非不好,只是之所以被成为禁术肯定是有原由的,后作用大也是被禁止使用的原由。

  本就受了伤,如今又过了数月,还不知道情况到底有多严重,慕容寒冰特别心急:“睿儿,让我帮你把把脉,我得看看你现在的情况,绝对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这次你确实帮了我,为父也很开心,可是你这样风险未免太大了。”

  说着,慕容寒冰来到了睿儿身旁,他准备替孩子好好把脉。

  而梅开芍整个人特别紧张,这会儿真是整颗心都悬了起来,心里难受的很,现下知道了睿儿的情况,心疼极了,这孩子懂事的让人心疼。

  不知道实情之前还觉得睿儿跟自己生疏了,特别没礼貌,现在知道了一切,觉得错怪了孩子,心里别提有多不舒坦了。

  慕容寒冰的脸色愈发凝重了,睿儿的情况不太好。

  睿儿开口说道:“父皇,我应该没什么事吧?”

  睿儿还特意冲着慕容寒冰眨了眨眼眸,睿儿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好,只是现在不想在母后面前宣扬出来。

  慕容寒冰颇为恼火的开了口:“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胆敢说自己没事?”

  慕容寒冰丝毫不给睿儿一分面子,在他看来现在替睿儿隐瞒根本没什么意思,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隐瞒并没有什么用。而梅开芍也不是好糊弄的,与其在这里胡乱骗人,还不如实话实说。

  “到底怎么了?”梅开芍开口问道。

  “脉特别乱,而且体内没有多少武气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迟早都会变成废人,病情耽搁了太久,必须精心养着才能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慕容寒冰剜了慕容睿一眼:“你爹娘是天君跟天后,武气不错,可是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怎么能这么作贱自己的身体,就算这件事你想隐瞒我们,可是你也没必要隐瞒许老伯,如果让许老伯帮你调理一下,也不会到这种地步。”

  “我以为没什么要紧,只是每日服用一些丹药,后来才发现竟然愈发严重了,我也不敢告诉其他人,就怕这件事情会被你们知晓。”

  慕容睿落寞的开了口。

  梅开芍声音里带着些许责备:“你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干嘛不敢告诉别人,相反我引以为傲,是你救了爹娘……这几日你就好好修养,可千万要养好自己的身子。”

  “是。”慕容睿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慕容寒冰便唤来了许老伯,慕容寒冰打算跟许老伯一起给睿儿诊治,梅开芍如今也是自顾不暇,她的身子也不太好,纵使有心去瞧瞧睿儿,如今也没有任何精力。

  慕容寒冰跟许老伯特意到了书房,两人细细商量起了这件事,姜子溯很是不放心,也特意过来听上几句。

  许老伯开口说道:“天君,睿儿太子的情况不容乐观,病情严重,如果一直拖延下去,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还望天君早点定夺。”

  “我对脉象略知一二,他的情况确实很糟糕,只是我对药理不甚了解,实在不知应该怎么办,依着老伯的意思,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慕容寒冰的脸色不太好看,这会儿忍不住询问了起来。

  许老伯眯了眯眼眸:“我写个方子,现在让宫娥去给太子熬药,暂且滋补一下,不过最关键的还是要让他的经脉归位,身子亏空后面还可以补回来,可是经脉乱的很,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顿了顿,许老伯继续开了口:“天君,姜子溯上仙,我将睿儿视若亲孙儿,我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实际上我也没有什么坏心思,我……”

  “有话但说无妨。”慕容寒冰很快开了口。

  许老伯这才开了口:“睿儿世子的情况想必大家都已经看到了,稍有不慎就会丧命,所以救治起来很是危险,只是如今咱们只能剑走偏锋,如果短时光内达不到成效,也是有危险的。”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了这里,必须尽量一试,不去救治很是危险,去救治也有危险,还不如放手一搏,我慕容寒冰绝对不是那种软弱之辈,就算放手一搏最后失败了也无妨。”

  慕容寒冰眼眸里浮现出了明显的坚决,这件事容不得犹豫,时光是最重要的,若是再耽搁下去,还不知道睿儿会如何,与其这样就应该搏一搏。

  许老伯很快作揖:“既然天君都这么说了,臣自然全力以赴,我视睿儿为一家人,我也希望他好……姜子溯上仙,还望你扶持我一把,恐我一人无法救治睿儿。”

  听到这里,姜子溯毫不犹豫的开了口:“这几日我直接搬到你哪里去住,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在医术造诣上确实敌不过你,不过我也会尽我所能。”

  “好。”许老伯很快点了点头。

  许老伯跟姜子溯达成了共识,而慕容寒冰这边心里很是凝重,这件事还是尽量不要告诉梅开芍,就怕小女人会担心……

  翌日,当天空刚刚泛起一丝鱼肚白时,姜子溯跟许老伯来到了暖阁之中。

  慕容睿服下安神的药,这会儿已然睡熟了,暖阁之中全部屏退众人,只留下了几个手脚麻利的侍者,接下来煎药少不了他们,他们还有的忙活。

  姜子溯跟许老伯给睿儿扎针,两人动作麻利,没过多久睿儿就成了刺猬,睿儿趴在床榻上,整个人失去了意识,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慕容睿的背部充满了紫色的血,紧接着这血不停的上移,许老伯见状立马刺破了睿儿的十指,紫色的血很快顺着十指流淌了出来。

  许老伯开口道:“第一步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要帮睿儿接经脉了,这一步是最关键的,成与不成就要看接下来的了。”

  姜子溯没有吭声,他整个人特别沉默,说没有压力那绝对是不可能的,眼下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两人将睿儿搀扶了起来,许老伯跟姜子溯很快运转武气,两人身上源源不断的武气汇入到了睿儿的身子里,紧接着两人闭上了眼眸,感受起了睿儿那杂乱的经脉。

  许老伯闭目的那一刻,眼前出现了红色的经脉,他的武气进入了睿儿的身体,这会儿自然而然的感受到了睿儿的经脉。

  红色经脉杂乱不已,无数条经脉相互纠缠,如今瞧着就像是迷宫一般,这就是最致命之处,而许老伯跟姜子溯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经脉给打理好,经脉有许多断裂的,必须将他们给接好,如此一来才能彻底复原。

  紧接着许老伯跟姜子溯忙碌了起来,两人不停的梳理经脉,忙活了大半天,这才接好了一点,两人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冷汗,这会儿真的是身心俱疲……

  另一边,慕容寒冰正在朝堂之上,从巨人国回来没多久,如今真是政事缠身,睿儿出事的事情他并没有肆意宣扬,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根本不多,如今他也只能稳坐在朝堂之上,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这件事对于慕容寒冰来说确实压力挺大的,但是他真的别无选择,如今只能隐瞒这件事,宣扬出去不太好,而且他也不想让梅开芍知晓。

  梅开芍浑浑噩噩的,梦里出现了令人惊悚的一幕,慕容寒冰跟睿儿纷纷离开了她,这让她又惊又怕,身处黑暗之中,偏偏怎么呼喊都没用,就是不见这两人出现,如今根本找不到他们,她身心俱疲,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梅开芍猛地睁开眼眸,她整个人仍旧心有余悸,这会儿不停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她脑袋有些痛,如今真是懵懵的,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来人,来人!”

  梅开芍喊了起来,没过多久宫娥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天后,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宫娥急切的询问着。

  梅开芍惴惴不安,她下意识擦拭起了额头上的汗水,她开口说道:“天君呢?”

  “现在是早朝的时辰,天君在朝堂之上。”宫娥开口说了起来,宫娥很是不解,不知道天后这是怎么了。

  梅开芍点了点头,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做噩梦而已,好像没必要把事情代入到现实之中。

  “那睿儿呢?”

  梅开芍再次开了口,她还是比较担心睿儿的,如今知晓睿儿身子不太好,打心底里担忧。

  这下宫娥就不知情了,宫娥支支吾吾的,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梅开芍见情况特别不对劲,她蹙了蹙眉头:“怎么了,为何不讲话?还是说你压根不知道睿儿的情况?”

  “回禀天后,我确实不知,我只知道暖阁那边有些动静,听说天君将那边伺候的人给驱赶开了,如今只剩下几个人在哪里贴身伺候,别的我确实不知情。”

  宫娥很是郁闷的开了口,感觉天后这是在为难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