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异世之无上天尊 第三十八章:金色光芒

小说:穿越异世之无上天尊 作者:苏格羽沫 更新时间:2021-01-12 12:45: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思嘉!思嘉!”男孩的声音,愈加的急速。

  “怎么办?好像是她哥找来了……”小寒着急的问着红烟。

  “你快再去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你的芥子袋!”红猪用尾巴催促着小寒。

  “哦,我再去看看……”小寒刚把手放在李思嘉腰间。

  便听到:“你怎么在这里?”男孩的语气,有着淡淡说不出来的味道。

  因为红猪挡住了李思嘉的身体,所以,少年并没有看到。

  小寒讪笑:“你怎么也在这里?”

  少年的脸上,显现出了一丝紧张和担忧道:“我妹妹因为一些事,和我大吵了一架,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少年的语气依然淡淡的,但是却又有着不一样的味道。

  “我和妹妹从小就有心灵感应,追踪到这里,发现黑气缭绕,而且感应愈加强烈……”

  少年抬起头,深黑色的眸子望着小寒,又继续道:“我发现你身上有我妹妹的气息。你可见过她?”

  小寒被那个深黑色的眸子盯到头皮发麻,心想:我该怎么告诉他,他妹妹已经变成植物人这个事实呢?

  正当小寒还在心里思考怎么解决问题的时候,少年忽然一把拉住小寒的手腕。

  琉璃扇自小寒手上划过空气,飞到少年手腕处,少年被刺痛反射性的放开了小寒。

  因为这一转变,李思嘉的身体,自然是被少年看到了。

  “这!你把我妹妹杀了?”少年的眸子,释放着一股寒冷的气息,直冲小寒。

  “你听我……”解释二字还没有说出来,少年子弹般的暗器随之向小寒射来。

  小寒只好用着琉璃扇躲避这些暗器,一旁的红烟也扭动着自己的猪身,帮助小寒分担一小部分暗器。

  暗器释放完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少年手执白剑,没有任何花哨直逼小寒心口而来,小寒依旧灵巧的躲避开来。

  少年见这样也没有成功,便掏出一颗褐色的药丸吃了下去,瞬间周围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向少年的身体。

  少年的眸子也随之变的空灵起来,白剑被他随手一丢,便砍倒了一颗大树。

  红烟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在心里为小寒担心。

  此刻,少年空灵的眸子看着小寒,双手握拳,狠狠的向小寒的方向砸去。

  面对忽然变得这么强大的灵力,小寒感觉到有种恐惧的气息,扑面而来。

  尝试着用自己彪悍的拳头,以力碰力,结果,刚接触到少年的拳头,小寒便被击飞。

  血,顺着小寒的嘴角流了下来,因为这一拳,看着很是狼狈。小寒艰难的爬着站了起来,随手擦了擦嘴角的血。

  “你不听我解释就算了,兑换灵分的时间快到了,你……”

  小寒的话还没说完,少年又一拳挥了过来,小寒再次被击飞。因为被两次击飞,她现在浑身都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就像上次在比武场上被那个中年男子揍的感觉,相差无几。

  这次流的血和上一拳相比,只多不少。

  “小寒,你,别硬撑了吧?”红烟在一旁着急道。

  小寒虚弱的向红烟摆了摆手,道:“没事,我还可以坚持!”

  就这样,小寒被少年击飞了很多次。

  这次,小寒的身子再也无法支撑,随后便晕了过去,而少年的拳头,却再次向小寒挥来,眼看着,就快要到小寒的胸口。

  忽然间,一抹金色的光芒自小寒的胸口向全身笼罩,形成了一个屏障,将少年的那个拳头,反弹出去。

  红烟看到这金色的光芒,心中一喜,还好忍住了组阻止那个拳头的想法。

  少年像是不知疲惫一样,一边挥着拳头,一边吸收着周围的灵力。

  “这里怎么了?”一个沉闷的男子声音响起来,红烟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看,发现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当初和小寒比武的那个男子。

  中年男子大手一挥,疯狂的少年也随之清醒过来了,小寒身上笼罩的金色光芒也自然的消失不见。

  少年的眸子恢复了黑色,没有任何惊讶,过去抱住了自己妹妹,道:“我妹妹被杀了。”声音依旧淡淡的,让人看不出少年此刻的悲喜。

  中年男子看了看少年抱着一个女孩,以及地上躺着的那个之前交过手的女孩。

  神色忽闪了一下,很明显,地上躺着的女孩,经历了很多次的揍打。

  而少年怀里的女孩,面色依旧红润,可是很明显的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着实令人头疼。

  地上躺着的女孩旁边的红猪,好似在幽怨的看着自己。

  中年男子观完了此刻的情况道:“老夫是东广院的执法堂长老严泽,看你这装扮应该是这次的新生吧?”严泽望着抱着妹妹的少年。

  少年听到问话,淡淡道:“是。”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现在游戏兑换灵分的时间结束了,就不怕被赶出学院吗?”严泽的声音,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清冷中透着威严。

  “我妹妹,生死不明,其它的,不重要!”

  严泽望着依然晕倒着的小寒,摇头道:“要不都先和老夫去执法堂呆会,我会着手去调查这件事!”

  “需要调查吗?凶手不就在这里吗?”少年的话依旧很淡,很清冷。

  “那你可知道她害你妹妹的动机?”严泽指了指小寒,又指了指少年怀里的女孩。

  少年轻轻的放下怀里的妹妹,为她扶了扶额头的发丝,这才换换说道:“当初在练武场,这个女孩和我妹妹有些争执,妹妹不甘于我的懦弱,因此和我有些隔阂,但是过了一会妹妹也不提及此事,我便以为妹妹已经走过去这个坎了。”

  “可是回去客栈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妹妹偷偷一个人独自出去。我想她可能是耍小孩子脾气,也没有多管,今天早上发现有妹妹还没有回来,出去寻了许久,便看到这个女孩在我妹妹身体边。”

  “我一开始也并未见到我妹妹,只因我和妹妹从小有心灵感应,在这个女孩身上愈加浓烈,拉起她之后才发现妹妹的身体。”

  “要是不是她做的,她为何要遮遮掩掩!”

  少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明确认定了,小寒便是杀害自己妹妹的凶手。

  严泽听了少年的话,觉得也不能只听少年的一面之词,况且,自己打心眼就不相信这小姑娘会害人:“等她醒来了,再继续!”话语中不容置疑。

  少年淡淡的瞥了一眼严泽,没有再说话。

  一旁的红烟听到这中年男子也算公道的话,也就不想找什么存在感,只是心里想着,当初中年男子为何要和小寒比试呢?

  严泽见少年不发话,便一手拖着小寒,一手牵着红猪,向执法堂的方向走去。

  少年抱住自己的妹妹,在后面跟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