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宠 第206章 第206章番·大梦一场(三)

小说:宦宠 作者:绿药 更新时间:2021-05-14 01:57: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百零六章

  沈茴像之前那次一样昏睡过去, 一家人都很兴。午时阳光正,沈夫人带着沈荼沈菩做针线活。因为不想小一个人孤零零的,沈夫人每次带大二做针线活的时候, 都是在沈茴的屋子里。

  母三个坐在软塌上,一边说话一边做活。沈茴大多时候都窝在床榻上翻看图画书, 偶尔抓来糖果吃。每每, 她翻了几页, 就会抬起小脑瓜,奇地盯着娘亲个姐姐瞧。

  她总是很容易困倦,累了就会栽歪在图画书上睡着。这个时候, 沈夫人就会悄悄带着大二离开。

  “不要一直看书,小心累眼睛。”沈夫人叮嘱。

  沈茴点点头, 手指头在图画下面的小字上戳了戳。画册每一页只一行字,她不认识几个。沈夫人早就瞧来这孩子想读书识字, 可她身体太差了, 实在不适合请先生。

  沈茴拧着眉, 手指头在图画上使劲戳了戳, 求助似地望向软塌。

  “阿茴怎么啦?”沈菩放下手里的针线活, 走过去抱起妹妹。

  “这个字!这个字!还这个字!”沈茴一个字一个字戳下去。

  沈菩温妹妹识字,沈茴认真地听。

  沈茴坐在二姐姐的腿上,笑着点点头, 翻开下一页去读。沈菩放开小妹妹, 继续抱着她,陪她一起读书。她对母亲说:“阿娘, 以后我来妹妹。”

  “如此也。”

  沈荼笑着说:“二妹蔻蔻最合适了。”

  沈霄从外面跑进来,笑嘻嘻地说:“是呀是呀,二妹妹现在九岁, 还能在家里住些,可不像大姊你,已经及笄了,马上要说亲嫁人啦!”

  “你!”沈荼抓起绣筐里的线球朝沈霄的头砸过去。

  沈霄也不躲,红的线挂在他的头上,他笑嘻嘻地嚷嚷:“大姊又打人喽!”

  沈荼直接站起身,打算真的揍这弟弟一顿。沈夫人笑着拉住大,说:“啦啦,他就是皮。不理他。才刚及笄说什么亲,疼闺的人家哪那么早嫁的。”

  沈夫人又瞪沈霄:“让你置办的东西可都买齐了?”

  “当然啊。大哥的亲事,我哪敢差错。娘给的单子上的东西,我可是跑断了腿,货比三家挑了最的!”

  沈菩捂着嘴笑:“胡说,明明是柳管事置办的,二哥哥你就跟着看热闹去啦。”

  沈霄笑嘻嘻的,也不反驳。他走过去,把沈茴压在图画书上的小手拉起来。他从袖中取了个红绳绑在小妹妹的手腕上。然后小妹妹的头,在沈菩身边坐下来。

  沈茴晃了晃手腕,看见红绳上系了一个金的平安符。她不再看书,抓起枕头旁二姐姐给她做的布娃娃抱在怀里,眨巴着眼睛安静地听家人说话。

  沈夫人带着个做针线活,正是给沈霆的婚事准备的。说到沈霆的婚事,沈荼奇地问:“母亲,哥哥怎么忽然要成婚?之前一点听说。骆家门第家风怎么样呀?”

  几个孩子里她纪最大,已经及笄,想的更多一些。

  沈霄也跟着追问:“对呀,之前也听娘说要给哥哥娶媳啊!娘,你不是说成婚不能太早嘛。”

  沈菩也奇地问:“未来嫂嫂不呀?”

  沈夫人沉默了。

  沈元宏不在家的时候,家中事事都由沈霆打理。他也向来稳重决断,可毕竟才十七,还未及冠。沈夫人之前的确不希望他这么早成婚。婚姻大事,不该在小小纪匆忙下。她根本张罗沈霆的亲事,是一日沈霆突然让她去骆家提亲。

  沈霆也不隐瞒,原话是——“无意间在桥上见过一面,适合为沈家。”

  沈夫人琢磨了几日才明白,原来是子见了人家姑娘一面就想娶回来。

  至于骆家……沈夫人是不大满意的,小门小户的商户,后宅也复杂。而沈家最看重家风。沈夫人偷偷观察过骆菀,倒是个温婉良善的子,便也同意了。

  只是些话不适合对下面几个孩子说,她收了笑,认真道:“你未来嫂子人很,等她进了门,就是一家人,你要将她当成姐一样敬爱,如何对你兄,就如何对她。”

  几个孩子也都收了笑,认真应下。

  沈茴软绵绵地打了个哈欠,将脸贴在二姐姐的怀里。见她倦了,沈夫人带着几个孩子去,让她睡着。

  ·

  小糖盒里最后一粒糖吃完的时候,沈茴扭头望向门口的方向,然后又看了看窗户的方向。明天就糖豆豆吃了,那个看的哥哥还会再来给她送糖吃吗?她将糖盒藏在枕头下,睡着的时候还在想着哥哥明天会不会来。

  第二天,她先等到了父亲归家。

  沈元宏一身风尘,急急忙忙将冷硬的铠甲脱下,换上柔软的常服,大步朝小的房间走。沈夫人几个孩子都笑着跟在他身边。

  沈元宏直接将沈茴抱在怀里。

  “扎扎!扎!”沈茴拧着眉,小抗议。

  沈元宏胡须来不及修,扎到了她娇嫩的小脸蛋。沈元宏哈哈大笑,家人都跟着笑起来。

  沈元宏平安从边疆回来,还立了军功,是喜事。沈霆后天就要大婚,是喜事。沈茴身体尚,亦是喜事。一家人心情都很。

  傍晚,沈夫人对沈元宏说了沈霆的婚事,之前在书信中说过,今日说的更详细些。沈元宏也对骆家的家风不大满意,可是听夫人说子挑中的那姑娘品行端正,便说什么。他转而告诉沈夫人,上峰意提拔,这次又立了军功,恐怕日后要赴京上任。

  虽是喜事,可夫个都面愁容。只因沈茴的身体必然不能入京。

  “若实在不行,放在我母亲身边吧。我母亲一直很疼阿茴,阿茴也喜欢她姥姥。”

  “再说吧,反正也不是这一的事情。”沈元宏又说,“还一件事,胡将军问了我家中几个,又问了纪。今上根基不稳,恐怕要利用姻亲关系梳拢朝堂。”

  “莫不是要大批给朝臣赐婚?这……我可舍不得啊!”

  “只还是猜测,更何况圣旨若下来,也办法抗旨。若实在不行,你提前给阿荼说亲吧。”

  ·

  傍晚时,沈茴窝在床榻上睡了半个时辰。她糊糊着眼睛坐起来,看见枕头旁边三个鎏金小糖盒。上次谪仙哥哥给她的一模一样。她慢吞吞地眨眨眼,再摇摇头,把瞌睡虫赶走。然后她愣愣看着这三个小糖盒,难道是她睡着的时候哥哥过来送糖,已经走了?

  “哼!”她委屈地扁了扁嘴,歪着头,握起小拳头敲敲自己的头。

  “你做什么?”

  沈茴呆住了。她赶忙转过身,惊讶地看见那个大哥哥坐在桌边,正含笑望着她。

  “哥哥你来啦!”

  卫珖温笑点头。

  沈茴掀开子,从床上跳下来。她刚往前迈一步,软麻无力的腿让她跌坐在地。

  卫珖赶忙将人抱起来,抱着她在桌边坐下,将她放在膝上。

  她沮丧地低着头。

  卫珖指为梳,梳理着她睡的柔软乌发,温哄着:“阿茴还小,过几身体会越来越,不会再跌倒。”

  沈茴曾无数次说过她多羡慕沈明玉。那么,今生我让你也可以活成沈明玉的模样。

  沈茴捏着自己的衣角,小说:“你给了我三个小糖盒。”

  “嗯?”卫珖垂眼望着她。

  沈茴仰起小脸,气地问:“所以下次见到哥哥是三个月后吗?”

  卫珖愣了一下,他不想骗她。

  “是。”

  他看着小姑娘明亮的眼睛一下子暗下去。

  “等阿茴大了,日日可以见到哥哥。”

  “真的?”沈茴灰下去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真的。”卫珖拿起桌上的糕,一勺一勺喂给她吃。看着她吃得弯起眼睛,看着她吃得唇边沾满渍。他拿帕子给她擦,小心翼翼。

  “哥哥的手看!”沈茴忽然说。

  卫珖瞥一眼自己的手,将手递给她。她果然将他的手当成玩具,新奇地捏捏他的手指头。她甚至低着头细瞅他指腹上的纹路。

  卫珖垂眸望着她。

  沈茴忽然抬起脸,笑着说:“哥哥笑起来真看!唔,哥哥是蔻蔻见过最看的人!”

  卫珖笑她果然从小就嘴甜。

  卫珖得走了。

  “哥哥!哥哥!你道我的名字,我还不道你的名字哩!”

  “怀光。”

  沈茴伸手指头,蘸了一点糕,在桌面认认真真地写了一个“光”字,然后苦恼地眼巴巴望着卫珖。卫珖便抓着她的小手,在“光”字前面,写下“怀”字。

  “怀光哥哥。”沈茴翘起唇角,甜甜地笑。

  ·

  又过了三个月,赐婚的圣旨便下来了。今上大批赐婚,牵扯极广。大部分赐婚是朝臣之间,也给几位皇子赐婚。其中沈荼就指给了齐铢。

  三个月,太快了,沈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根本来得及给大寻到合适人家。

  至于齐铢此人如何,沈家人是一概不。今上的子众多,又是前几刚建立的大齐,天皇帝远,对皇帝都什么了解,更何况是皇子。圣旨不可违,事到如今,沈家人倒也只能盼着齐铢是个品行端正的孩子。

  卫珖再次给沈茴送了几盒,离开沈府前,听见沈家人在议论沈荼的婚事。处理沈荼齐铢的事情之前,卫珖先去了一趟马场。

  他十分清楚曾经的那些手下哪些用得更趁手。

  卫珖找人把伏鸦揍了一顿。

  然后他风光霁月般现,居临下地俯视粘了一身马粪的小男孩。

  “啧,你要一辈子混在马粪堆里?”

  伏鸦气喘吁吁,亮着眼睛盯着卫珖,眼前的人一身雪衣华服,仿若神仙降世。

  卫珖摆了摆手,慢悠悠地说:“把自己洗干净跟我走,做一条听话的狗,他日许你一个一品上将军之职。”

  卫珖转身,身后响起巨大的水——伏鸦直接跳进水缸里,拼命洗去一身脏污。

  卫珖寻到齐铢的时候,齐铢正撅着屁股小厮蹲在院子里斗蛐蛐。

  “跑哪了?去去去,快去给我抓回来!”齐铢朝小厮的头上拍下去。小厮应了一,赶忙跑到后面去抓蛐蛐。

  齐铢摆弄着逗蛐蛐的草,发现身后的人影逐渐笼罩下来,他疑地回头,怔见一张谪仙般的面孔。

  卫珖面无表情手起刀落,齐铢的人头瞬间滚落。

  s..book292771846701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宦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