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战婿吃草的山羊 第112章 沈先生的好办法

小说:威龙战婿吃草的山羊 作者:杨昊夏繁星 更新时间:2020-10-17 23:24: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李涛躺在地上,看着沈强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有救了……有救了……”

  他不停的摇着昏倒在他身边的李大海,口齿不清的说道。

  “爸……爸……你快醒醒,我们有救了。”

  林光梅抓着沈强的裤脚,吸了吸鼻子,然后用衣袖把鼻间的血擦了擦,坐在地上开始放声大哭。

  “呜呜呜,你看看,你的手下把我们都打成了这样。”

  “真是光天化日无法无天了,今天必须赔我们医药费。”

  林光梅不傻,通过刚刚的观察,她算是发现了,姓沈这个大哥不仅和自己的侄女婿认识,而且好像还很怕他。

  那这顿打绝对不能白挨,他轻轻松松就可以给他们赔四百多万,那今天喊他拿一百万出来也不过分。

  “今天你们无论如何都要赔我们一百万,否则我们就不走了。”

  说着,她又开始委屈的大哭起来。

  沈强见到这个场面,瞬间黑了脸。

  他又伸手重重给了汪泽一巴掌,然后扯着他的衣服把他扔到杨昊面前,又朝他的小腿狠狠给了一脚。

  “md,王八羔子惹谁不好,非要惹昊哥。”

  汪泽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沈强看了一眼瘫倒在地的林光梅一家,也是吓得浑身打起了哆嗦,他转过头朝杨昊不停的鞠着躬。

  “昊哥,对不起,是小的管教不利,得罪了您。”

  说着,他朝身后的大汉们吼道。

  “tmd,一个个傻站着干嘛,全部给昊哥道歉!”

  话音一落,身后的大汉纷纷收起了黑棍,全部低下头,齐声喊道。

  “昊哥,对不起。”

  看到这个场面,汪泽真傻了,他愣在原地,像一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沈强看到发呆的汪泽,火气直冲头顶。

  他又给了汪泽一巴掌暴怒道:“tmd,傻站着干嘛,赶快给昊哥道歉,否则劳资是保不住你的。”

  沈强又气又急,要不是看在赵荣昊的面子上,谁tm管这个傻逼。

  汪泽满目震惊,心里全是疑惑。、

  这个坐轮椅的男人到底是谁?怎么地头蛇沈强都这么怕他?

  他怎么看也没有看出那个杨昊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沈强都发了话,自己要是不道歉,只怕回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想到这里,汪泽朝杨昊深深鞠了一躬。

  “昊哥,之前是小的不对,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说着,他从包里掏出一张黑卡递了过去。

  “昊哥,这是xxx健身房的vip卡,我这送给你,可以免费体验一年,就当我给你道歉了。”

  看到这卡,沈强脸都绿了,他阴沉着脸把黑卡抢过去撕的粉碎。

  “tmd混蛋,昊哥是像缺你这卡的人吗,一天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

  “昊哥,对不起,我这手下最近吃了屎,脑子不好用,希望您别见怪。”

  杨昊坐在轮椅上淡淡的说道:“这事就罢了,带着你的人赶快离开。”

  听到这话,沈强松了口气,他立马对身后人说道。

  “今天昊哥大人有大量原谅了你们,你们就给老子长个记性,现在都tm给劳资滚,不要在这里影响昊哥。”

  汪如获大赦般,带着自己那二十五名兄弟纷纷坐上车离开了。

  一直坐在地上的林光梅看到这个场景,顿时慌了,她拉着沈强的裤脚指着脸上的伤痕哭道。

  “我这伤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

  “你不给我一百万,今天这事没完!”

  沈强看着林光梅脸上的伤痕,沉着脸咽了咽口水。

  那帮小兔崽子下手真tm狠,这脸要没个两个多月,只怕是养不好了。

  他转身对着杨昊恭敬的说道:“昊哥,那帮小兔崽子确实混蛋,打伤了您二姨,这钱……”

  话音未落,杨昊就发了声。

  “没事。”

  “我们并不是很熟。”

  “刚刚他们撞了你手下的车,这是他们商量好的私了方式。”

  刚刚在车上时,这一家人不仅厚着脸皮敲诈老婆,转个背又开始惹是生非。

  最不要脸的就是自己惹的祸端还全部推在了他们身上,自己却想拍屁股走人。

  现在还恬不知耻的找别人赔一百万,今天必须给这一家人一点教训不可。

  听到杨昊的话,林光梅面色大变,她瘫坐在地上,愤怒的指着杨昊和夏繁星叫骂道。

  “好啊,夏繁星,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联合你的瘸腿老公这样对你亲二姨。”

  林光梅双眼发红,她怒视着夏繁星撕心裂肺的吼叫着。

  “夏繁星,你这个没人性的东西,你二姨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居然都不肯帮帮我们。”

  夏繁星见着林光梅这幅狼狈撒泼的模样,不由皱起了眉头。

  “二姨,我拿你当亲人,可你有把我当亲人吗?”

  “从你们过来,我们就热情招待,你们被骗钱,也是阿昊忙前忙后帮你们追了回来。”

  “可二姨你们非但不感激,还变本加厉找我要钱。”

  “二哥惹了事打了人,转个背就把责任推到阿昊身上,自己却想先走。”

  “二姨,你做这些事的时候,又想过我是你的亲人吗?”

  昨天,夏繁星还有一种家庭温暖的错觉,觉得二姨一家虽然嘴巴损了点,可心里始终是向着自己的。

  但发生这些事以后,夏繁星彻底寒了心。

  他们之间的亲情在利益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夏繁星的声音很轻,但每个字都在用力的批评林光梅一家。

  林光梅被夏繁星说的哑口无,她瘫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气。

  沈强脸色阴沉,几句话他就听明白了。

  既然这是杨昊的家务事,他自然不敢擅作主张,他走到杨昊身边小声问道。

  “昊哥,这事怎么处理?”

  杨昊语气平淡的说道。

  “这一家人家住郊区农村,张口就要我老婆拿一百万,我老婆拿不出,他们就打算赖着不走。”

  “这已经严重影响到我老婆的生活和工作了。”

  “但他们到底是我老婆的亲人,不知道沈先生有什么好办法吗?”

  这儿十几年,杨昊一直孤身一人,从未和家中亲戚有任何纠纷。

  亲情这样的情感对他陌生至极。

  如果是他遇上这样厚颜无耻的亲戚,他根本正眼都不会瞧上一下,直接交给手下解决。

  但林光梅一家不一样。

  他们虽然可恶,但毕竟是夏繁星的亲人,自己的方法并不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