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伤的你?”小豪猪蹲坐在池边,嘤嘤唤道。

  她知道她没用银杏叶,只是这般“嘤嘤嘤”牧浅雪听不懂。

  可若用银杏叶,就会消耗牧浅雪的灵力…

  小豪猪看着躺在莲花石台上的牧浅雪,恐怖的伤口从背脊一直划到侧腹下方,最宽的地方足有三指长,粉红的嫩肉外翻,隐约能见着里面的白骨。

  而这伤口还不止一条,是遍布整个背脊。

  骨肉开花。

  伤成这样,得多疼啊!

  她又仔细看了下那些伤口,所幸,虽说皮开肉绽,但好歹瞧着偶尔露出的一点白骨,并没有划得很深。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伤及内脏。

  瞧了半天,小豪猪才发现从一开始就感到的“不对劲”是哪里来的。

  他伤成这样,可池水清清澈澈不见一丝血,只能见着银白的毛发偶尔随着水波飘动。

  牧浅雪原本将脑袋搁在池里一块凸出的椭圆形石头上,这样他虽然大半个身子都泡在了池水中,脑袋却可以因为这颗石头而浮在水面上。

  他向上伸了下脖子,仔细瞧了瞧前方的小豪猪,可也就只看了几秒而已,便皱着眉头又躺了下去。

  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气息。

  小豪猪往前凑了凑,伸出黑黑的小爪子抚摸上牧浅雪的头。

  好烫。

  她明明听宗门内弟子说过,牧浅雪这近百年鲜少出宗门。

  可若他在宗门里,怎么会伤成这样?

  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需要他亲自去的吗?

  为何之前都没听他提过?

  掌门没跟上去吗?其他几位长老呢?

  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伤口能这样一直泡在水里吗?

  为什么他身边都没有谁来照顾一下?

  阮晏晏脑子里冒出一连串的问题,有些问题出现没几秒,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若不是泡在这池子里能有利于他的伤口修复,时长老会让他如此?何况她不也亲眼所见么,这池子里的水,一点血色都没有。

  她感到自己的手在忍不住地抖。

  深呼吸!冷静!稳住心神!

  若自己都乱了阵脚,就更不用说其他的了。

  小豪猪在心里点开【系统】,[任务:救助牧浅雪]的界面果然变了。

  需要收集的药材被一分为二,原先的那些依旧是金色,而新增加的,被标注成了红色。

  而且【系统】现在还多出了个功能,文字版。

  以前都是只能在地图上显示,现在则有一个目录,地点-药材-危险值。

  已经收集到的,是白色,还没收集的,是灰色。

  小豪猪看了眼红色相关。

  心里长舒了口气,幸好当时在白蟒奶奶那里没有矫情,这里面需要的大部分药材,白蟒奶奶都给了。

  剩下的,衍天峰药房有。

  可若事情这么简单,为何方才【系统】的警告那么夸张?

  她再仔细地查看了一下目录,却并未发现自己遗漏掉什么。

  只是想着有些不对,药材等级都不高,既不是“化骨木”那种全凭机缘才能获得,也不是像“三十三天小红花”那种生长在极特殊地方。

  甚至哪怕白蟒奶奶不给自己那些药材,就这目录上写的,去中州也一定能买得到。

  那【系统】这般,是为了什么呢?

  牧浅雪见着小豪猪维持着一个姿势许久,脸上神色变了又变,紧张,舒气,凝重,仿若一个人完成了一台戏。

  他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小豪猪的脑子里瞬间拉响了警报,紧忙比划道,“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我去唤时长老过来!”

  “皮外伤,不用大惊小怪。”清冷的声音带着平日没有的倦怠,尾音里带着钩子,不知是因为生病的关系导致鼻腔不舒服,还是因为在撒娇。

  阮晏晏想到穿越前,她每次发烧时也总是黏糊着妈妈,哪怕鼻子畅通无比,也会带着鼻音哼哼唧唧,就是为了让妈妈多陪陪自己。

  她想着方才【系统】里那个电量5,便觉得牧浅雪这样故作坚强里带着几分娇气,很是惹人疼爱。

  于是她轻轻抚摸着牧浅雪颈项那圈厚重的毛发,轻轻哼起了小调子。

  昂昂昂昂昂昂昂昂昂昂

  乖乖的,我会救你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哎…”牧浅雪叹了口气,“你真不必如此…”

  见小豪猪满脸“你不用逞强”,牧浅雪不得不站了起来,可随着他的身体离开池水,骨肉之间立刻起了血丝。

  吓得小豪猪紧忙将他按下去。

  “对我们召唤兽而言,没有什么疗伤的药能比得过召唤池的水,”牧浅雪接着解释道,“过不了几天就会痊愈。”

  说罢还不忘叹了口气,“我这几千年,受过的比这严重的伤,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这真算不得什么。”

  “原本也没打算让你知道,”他又说道,“山顶下了禁制,只有沐沐和应池能上来,谁知沐沐…”

  小豪猪瞧着他满身的伤,心里一片柔软,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如此替人着想!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瞧着这伤口,哪怕愈合了,身子骨也肯定被掏空了,定得好好调养一番才行。

  他却说,本只打算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熬过最难的这几天,免了徒增其他人的担心。

  这是怎样的善解人意啊!

  可是依阮晏晏多年经验,如此懂事,如此善解人意,只会是因为从小就缺乏疼爱。

  但凡有人能承载自己全部的小脾气,谁又不是个娇娇儿呢?

  小流浪为何总是夹着尾巴做人?家养的小狗狗为何总是作威作福?

  不就是这个理吗?

  她又想起大家说的,那位与牧浅雪结契的祖师爷,早就飞升了,扔了牧浅雪一只兽在这人间。

  所以这千年来,虽然他一直很强,可是他其实一直都很没有安全感吧?

  她听闻被主人抛弃过的小狗狗需要花一生治愈。

  牧浅雪…

  小豪猪瞟了眼牧浅雪雪白的狼爪,心道是,说不定他也不是狼,是只萨摩耶呢?

  哎,只怪自己学渣,分不清楚狼与狗。

  当初她是为何认为牧浅雪是狼来着?

  哦,爪子太过粗壮锋利。

  但这可是仙侠世界,也不一定吧?

  看看牧浅雪现在的模样,昂~一定是小天使萨摩耶~

  阮晏晏忍不住又rua了一把牧浅雪脖颈处丰厚的毛,妈妈会好好爱你的!

  至于祖师爷,哼,抛弃小狗狗的人,不值得让人尊敬!

  牧浅雪不懂眼前这位怎么又变成了一脸愤恨,而这愤恨之间还夹杂了一些不服气。

  就…挺像老母鸡护小鸡崽。

  鹤落峰上的夜晚,与其他地方总是有些不一样。

  比如天上的月亮似乎格外的近,而池里的月亮,又格外的亮。

  应池道君站在莲花石台边上,叹着气。

  有些话,他不太敢问。

  比如那小豪猪,是,他承认,算是可爱,性格也好,可怎么也不至于让牧浅雪牺牲至此。

  关键是,就算牧浅雪动了要帮她变回人的心思,可也不知道她是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啊?

  怎就到了如今这般地步了?

  “尊长…”

  牧浅雪这才睁开了眼,然后原本石头雕成的莲花,竟然鲜活了起来,原本绽放到极致的粉嫩荷花叶片渐渐收了起来,将牧浅雪包裹其中。

  等花瓣再次绽放后,所有的花瓣收拢成了一片花瓣,银发白衣的男子坐在上面,腰身以下依旧泡在了池子里,就仿若是坐在一叶小舟之上。

  他银色的长发一直垂落至湖里,雪白的外衫上依旧能见着血的痕迹。

  “魔族变强了。”牧浅雪看着应池的眼。

  当时他带着司珩离开无妄小境天后不多久,就碰见了前来救人的魔尊。

  而魔尊这次居然将十二位长老全带来了。

  牧浅雪甚至怀疑过,或许司珩的目标并不是那只小豪猪,而是自己。

  因为这实在是太古怪了,魔族全员出动,那他们的老巢怎么办?

  魔族与妖族毗邻而居,数千年来战事不断,若妖族知道了魔族这些高阶长老都不在,能不去围攻魔族老巢?

  那魔族为何孤注一掷?

  为了抢司珩?

  这不太合理,魔族本就亲情淡漠,更何况司珩不是魔尊唯一的儿子,甚至都不是他最得器重的儿子。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为了杀掉他牧浅雪。

  这么多年,魔族不敢进犯人类的居住地,不就是因为他站在人族这边吗?

  “不过,”牧浅雪又道,“他们修为的增加,似乎有点蹊跷…”

  那十二位魔族长老,修为还在合道境初期,实力却似乎到了合道境,而至于魔尊…

  几乎能见着历劫飞升前的征兆了。

  魔族飞升成仙?

  这不是笑话么?

  “凌霄宗那边的弟子可以召回来了,”牧浅雪又道,“本尊倒是想看看,司珩他这几百年,在凌霄宗到底是怎么过的。”

  “他怎就这么执意要将晏晏换回人形。”

  应池看着牧浅雪良久才开口,“您是…”

  可话到嘴边似乎又觉得没什么意思,只作了个揖,“弟子明白了。”

  牧浅雪当然知道应池想问什么。

  他是为何会喜欢她?

  瞧着有几分可爱,也很是通人性,性格着实也很好。

  可这些时沐蝶没有吗?更何况时沐蝶还漂亮,这千百年来还一直在他身边忙前忙后,伺候周到。

  为何他却会喜欢上一只看上去就不太起眼的小豪猪呢?

  牧浅雪想起了第一次窥见她原本模样的时候。

  原本的她,年纪很小,个子也不太高,扎着与这个世界里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的发髻,衣服也有些奇奇怪怪。

  她喜欢看一些画着小人的书,也喜欢游泳。

  极其漂亮,极其惹人疼爱。

  家世好,父母疼爱,同学老师也喜欢她,成绩也很好。

  谁会不喜欢长的漂亮又开朗活泼的女孩子呢?

  她原本应该也有一个美好幸福的未来。

  他不知道这样的小女孩是如何接受自己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还被锁进了一只小野兽体内的。

  但她这么久,从来没有抱怨过。

  她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在适应生活,很努力很努力让大家都接受她。

  每天开开心心,朝气蓬勃。

  而且她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人心。

  司珩给过她很多次机会,让她放弃做人,或者重新做人。

  她每次的选择都没有背离她原本的性情。

  他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在她这种情况,还能守住自己曾经为人的那一份尊严。

  她有。

  他做兽有千年,占尽了所有资源与便宜,但他也承认,有些时候,他做人的那份心,会产生疑惑。

  在绝对的好处面前,守住人心,真的那么重要吗?

  作者有话要说:牧浅雪:我想与你谈恋爱,你却想当我妈?

  阮晏晏:人兽不可以相恋哦!

  小梨子:没事没事,妈粉转女友粉只是一瞬间~

  --

  昂昂昂昂昂昂昂昂昂昂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摇篮曲》

  ---

  我家小狗狗这几天突然发情,

  (不是不带她做绝育手术,是她才五个月,医生原本建议六个多月再做手术,结果没想到居然发情了)

  每天特别挑食,宁愿饿得吐胃酸都不吃东西,

  也不知道怎么办。

  有没有小天使家里也养小狗狗的,

  能不能分享点经验啊?

  哭泣

  ----

  感谢在2021-06-0122:40:30~2021-06-0400:0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迷糊的小咸鱼5瓶;大大快更新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