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浅雪再次见到小豪猪,是在两天后的一个清晨。

  那条傻蛇带着一个包袱将她送到鹤落峰的峰顶,然后碍于禁制,它只能跟着小豪猪走到召唤池的外边缘,便无法再向前进。

  黄金蟒将包袱递给小豪猪,又给她顺了顺包袱的位置,选了个稍微省力的承重点,最后还用尾巴拍了拍小豪猪的脑袋,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小豪猪点点头,同黄金蟒挥挥小黑爪,就转身迈上了白玉石台道。

  小小的身子,背着那个与她体型相较起来显得格外巨大的包袱,嘿咻嘿咻走在并不宽敞的石道上,偶尔还左右摇晃,踉跄几步,瞧着很是艰辛。

  她就这样几步一顿,慢慢地挪到了牧浅雪跟前。

  “呼~”小豪猪将包袱小心卸下,喘着粗气,傻乎乎地望着牧浅雪笑。

  一看就知道那包袱超过了她的负重能力。

  “太阳下山时我来接你。”黄金蟒见她走到了头,才出声唤道。

  小豪猪转过身去,用力点点头,然后又挥了挥爪子,“昂昂!”

  见着黄金蟒滑下了山去,小豪猪这才又转身看向牧浅雪。

  “嘿~”又是傻笑。

  “我记得你有个空间不算小的小药篓。”牧浅雪依旧躺在那颗石头上,整只鹿懒洋洋的。

  小豪猪没回牧浅雪的话,她仔细瞧了瞧牧浅雪的身上,伤势倒是好了许多,裂口也在慢慢变小,没有第一次见到时那么触目惊心。

  开了包袱,从里面掏出一堆乱七八糟。

  打火器,几个小炉子,还有一堆罐子。

  又从小药篓里掏出各式各样的盅与药材。

  最后在这石台道尽头,生起了火,煲起了汤,还蒸上了面食糕点。

  牧浅雪:…

  天空飞来几片银杏叶。

  小豪猪一看便明白了牧浅雪的意思,却没多解释,只用银杏叶简单地写着,“已经请教过时长老啦,都是您能吃的!”

  然后无论牧浅雪再问什么,她都只笑笑,不再回答,专心地煲自己的汤。

  鸡汤。

  鸡已经被处理过,汆过水,闻不到半点血腥味。

  切了小块放在了一个并不常见的瓮里。

  小豪猪又往里面加了不少药材,添了些水,然后才放到了炉子上慢慢炖。

  这东西炖的时间颇长,小豪猪中途也不搭理他,就自己看着火,专心致志盯着瓮。

  牧浅雪问了几次见她都不应,也就不再问了,由着她自己倒腾。

  他只睡在莲花石台上,时不时看她几眼。

  因为瓮上盖着盖子,汤水的味道并不明显。

  到了中午,太阳升到最上面的时候,小豪猪开了盖。

  一股带着药香的鸡汤,飘散在整个鹤落峰峰顶。

  引得…

  仙鹤四处逃窜。

  看来这个世界鸟类的同族意识很强啊。

  洛啸作为一只鸟不能吃鸡,而仙鹤甚至连炖鸡的味道都受不了。

  哎,失策。

  牧浅雪见小豪猪护着瓮盯着天上乱飞的仙鹤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禁轻轻笑了起来,然后雪白的长尾巴在周身扫了一圈,似是捏了个法诀,将他俩罩在了一圈金光中。

  小豪猪看着这圈在召唤池上泛起的光咒以及被挡在外面的仙鹤,她又低下了脑袋,深深叹了口气。

  “哎——”小豪猪比划道,“我是不是又犯了事?”

  “怎了?”

  “本不愿您消耗灵力…”小豪猪比划道,更复杂的句子,她也比划不清楚。

  牧浅雪没答她的话,反而还是问道,“为何突然做这些?”

  小豪猪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扭捏,“只会这个…”

  像是怕自己没表达清楚,又比划道,“对身体好…”

  小豪猪很怕这个时候牧浅雪会突然说一句,“你当知道,本尊不需要吃东西。”

  没想到牧浅雪却没有提。

  呼~舒了口气。

  她当然知道修士不需要吃东西,靠药丸就能活下去。

  但是人生病的时候不是会格外脆弱么?不仅是身体上,心里上也是。

  像以前牧浅雪绝对不可能说话带着半分的娇气,可上次她来看望他,他的语气明显就与以前有些不一样。

  这说明什么?

  说明不管原本多么强大,也不管活了多少个年头,该脆弱的时候,依旧会脆弱,该需要人关怀的时候,依旧需要人关怀!

  而且说不定活的时间越长越需要关怀呢?

  不都说老人家都是什么都不图,就图儿孙相伴吗?那些住院部的老人家,最爱攀比谁家子孙来探望的次数多,谁家子孙陪床陪得积极!

  牧浅雪显然没有儿孙,那她作为他唯一的…入室弟子?算是入室弟子吧?当然要一日拜师终身认父啊!

  她就是他的小女儿,就是他的小棉袄啊!

  这个时候她不站出来给他点关爱,说得过去?对得起他为她烤过的小鱼儿?对得起他教她的功课?

  煲鸡汤是重点吗?重点是她的心意!是她的陪伴!

  这一瓮鸡汤里都是她的孝敬!

  岂是三两颗冰凉凉的药丸能比的?

  牧浅雪不知道续自己前两日被当做母鸡护着的小鸡崽后,今日又成了需要被关爱的老爷爷,他只觉得小豪猪这一顿操作…

  就怎么说呢?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但是不管怎么说,见她依旧朝气蓬勃,也没受到之前在小境天里司珩干的那些事影响,他就觉得还不错,她想怎么样就随她吧。

  于是摸不着头脑的牧浅雪勉强喝了味道…着实很有点一言难尽的鸡汤。

  还是满满一大瓮的鸡汤。

  而小豪猪一脸笑眯眯地看着瓮见了底,觉得自己的爱心有被发射出去呢。

  就说嘛~哪有小狗狗不爱吃小鸡的?

  满意!o

  在这个世界,只有鸡汤肯定是不够的,小豪猪下午又给牧浅雪喂了几颗药丸,她自己用【系统】合成那颗也被混在了时长老炼制的那几颗里面。

  反正都是白的,看起来区别不大。

  牧浅雪看着小豪猪一脸殷勤与探究,还带了几分欲盖弥彰,心里又开始五味杂陈。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药丸。

  就…这不很明显么?

  每日的药多一颗少一颗他能不知道?

  是不是衍天峰炼制的他能闻不出?

  哎,望苍天。

  可看她那样一脸期待…

  吃呗,若真有毒,大不了再净化就好。

  “咕噜——”

  小豪猪看着牧浅雪将药丸扔进嘴里,喉结顺着咕噜声上下一动。

  呼~吃进去了!

  幸好没被发现~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药效发挥作用。

  5

  5

  哎,怎么还是赤红的5

  小豪猪脑子里狠狠地戳着刷新刷新刷新…

  再看了眼时间…

  四脚朝天,这时间也太难熬了吧,刷新了半天都没过去一分钟!

  牧浅雪的生命值是在第二天才涨到了15,依旧是赤红的框框,很是扎眼。

  而小豪猪甚至不清楚,这涨起来的15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小药丸,还是因为这召唤池的水。

  到最后牧浅雪离开召唤池前,这个数字就稳定在了20,再也涨不动了。

  20,就属于稍微多一点,白的,稍微降一点,比如他刚才咳了两声,又落回了赤红。

  小豪猪毛焦火辣,抓耳挠腮,心里对系统一百万个嫌弃。

  照顾依旧在继续,牧浅雪甚至被小豪猪勒令不得出他的小院子。

  还好落辰峰四季如春,牧浅雪不清楚如果这地方要是下点雨什么的,她会不会连房门都不让他出。

  这天夜里,应池道君来找他,见着守在院子门后睡得正憨的小豪猪,“怎的?不放你出门?”

  牧浅雪没应声,应池道君也知道他一贯的作风,又走近了两步,“咦~我这么大声迈步她都没醒?还看家护院?”

  再走近一看,“哟,这是您给下了沉睡咒?”

  牧浅雪觉得这人有点话多,于是抬了爪子往门外挥去,应池道君就接连着倒退了许多步,直到门外。

  “喂喂——”应池道君双手扒着门,唤道,“弟子来是有正经事。”

  这才觉得那股力消了下去。

  魔族异动。

  妖魔分界战事不断,但向来有输有赢,可这些时却是魔族一面倒的胜利。

  甚至听说魔尊刚认回来的儿子——司珩,绑了妖族的王。

  司珩,他在凌霄宗时甚至比东偃还低了一个境界,这才多久,居然能绑了妖族的王?

  “可有谁见着他本人了?”牧浅雪皱着眉。

  “有,”应池道,“妖族的一位小公主逃了出来,被带去了中州。”

  “中州?”牧浅雪轻笑了一声,“倒是巧了,怎么偏偏咱们要去中州,她就逃去了中州?玉州,七星岛,哪个不比中州近?”

  应池走的时候,最后看了眼依旧躺在门口睡得香甜的小豪猪,忍不住问道,“她每日这样看着你?”

  “不错。”

  “听说还天天给你炖鸡汤?”

  “不错。”

  “偶尔还有麻油腰花?糖水蛋?豆子鱼汤?”

  牧浅雪皱了下眉头,明显有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那个…”应池摸了摸鼻子,踌躇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这好像是民间坐月子的…”

  不待他说完,风起云涌,他被一股霸道的力推出了好几米远,若不是他赶紧调息稳定身形,估计得被吹出一个狗吃屎。

  而身后的大门“砰——”地一下就关上了。

  “你要跟我去中州?”

  一个月已过,小豪猪放了牧浅雪自由。

  这也不得不让牧浅雪认真思考应池道君的话,她是不是真的在给自己坐月子。

  可是他又不是…

  阮晏晏还真不是在给牧浅雪坐月子,想也知道嘛,他一个男…咳咳…公的,需要做月子?

  只是那些受了重伤动了手术的,不都是被要求少下床,少运动,吃好点?

  至于吃好点?

  有啥比月子餐更补?

  总之就这么照顾就对了!

  瞧瞧牧浅雪不是被她养得气色红润了许多?

  获得了自由的牧浅雪,当然要去思考中州那只妖族公主的事。

  于是这天,牧浅雪拉住正要去衍天峰照顾药田的小豪猪,向她说了自己要出去一段时间,让她乖乖呆在天羽宗,若是觉得无聊,也可以去衍天峰住,甚至回到东偃那里都可以。

  谁知道她却说要跟着去。

  “嗯!”小豪猪一脸诚恳地点着头。

  中州诶!最后的药材都在中州!她当然要去!

  …

  牧浅雪看了小豪猪半天,然后才悠悠地道,“东偃可不去。”

  “哦~”小豪猪倒是没想这个事,当然东偃仙君能去她肯定更开心,但是不去嘛~

  那她也得去呀!

  “东偃近日身子也不太舒服,”牧浅雪又试探着问道,“他用心脉护着那只肥鸟,多少都有些损耗。”

  “哦~”小豪猪想,那出门前还是去探望一二吧~

  “你不留下来照顾他?”牧浅雪再问道。

  “不呀。”小豪猪摇摇头,要去中州!

  牧浅雪若有所思地看了小豪猪半天,点点头,“行吧。”

  最后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声音里带着几分不自在,“这两日我不在落辰峰,后天清早你自己去银杏那儿等着?”

  小豪猪点点头,“没问题!”

  早上的落辰峰总是带着一股万物复苏的清新味道。

  小豪猪背着小药篓,一路蹦蹦跳跳地往银杏树那块跑。

  远远只见银杏下站着一名男子。

  白色的锦衣外面套着素纱,衣摆处绣着的是蓝天云浪。

  如雪的长发垂落至腰际,护额上嵌着如星辰般的蓝宝石。

  下巴有些尖,唇也有些薄。

  面如白玉发如雪。

  真真如谪仙。

  作者有话要说:啊!忘了说~

  这周我生日哈哈哈

  那就祝中考高考的各位小朋友金榜题名!!!

  --

  感谢在2021-06-0400:02:27~2021-06-0521:16: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心地引、大大快更新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